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第一赘婿 > 第八十八章 曾经的难兄难弟

第八十八章 曾经的难兄难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青年还有些迷糊,但吐出来的话,却是反射之下开口的。
  
      等他稍微回过神才愣了一下:“不好意思,我刚刚应该是出现幻觉了。”
  
      他这么说着,却看着秦立的眼神带着一丝疑惑。
  
      他确实记得不久之前,他在京城和一个与秦立长相特别相似的男人见过面。
  
      秦立怎么可能相信他后面的解释,现在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想起来江均之前说的,他放在周家的眼线,说过在京城见过他的父母!
  
      这么说,极有可能是真的!
  
      而青年口中熟悉的人,见过的人,百分之九十是他秦立的父亲!
  
      激动归激动,秦立现在虚弱的厉害,这么一激动,险些站不稳跌倒。
  
      夏文博立刻紧紧抓住秦立:“你现在最好休息一下。”
  
      秦立点头:“你给他开点中药喝吧,我给你说药方。”
  
      夏文博点头,眼中的神色却满是震撼与不可思议。
  
      这秦立简直是华夏中医界的瑰宝!
  
      但是他并不准备将秦立今天的针灸术传出去,他虽然年纪大,但也懂得什么叫做君子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给青年开了药方,秦立便走到外面坐着休息。
  
      黑衣男人在里面照顾了青年几分钟,看着青年再度睡过去,才放心出来。
  
      “秦医生。”
  
      他看向秦立,满是愧疚之色:“我来给您道歉。”
  
      说着,眼中一片通红,隐隐有泪水打转:“我有眼不识泰山,险些误了少爷的性命大事!”
  
      秦立摆手:“没关系,你护主心切,我能体会。他虽然醒了,不过身子还虚弱,明天我会给他再来针灸一次,便能完好如初。”
  
      男人听了更加感激,猛地朝秦立磕了个头!
  
      他这动作一坐,旁边的五个黑衣人也朝着秦立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这个礼够大,要不是秦立现在虚,肯定立刻扶起来。
  
      不过男人也懂得,自己连忙站了起来。
  
      坐在外面歇了一会,与男人说了说青年的注意事项,秦立觉得力气恢复了,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你回去?”夏文博笑看着秦立,“我欠了你一个大人情,需要我做什么,记得告诉我。”
  
      “呵呵,那回头我医馆开业,我真的要找你给我打一波广告了。”秦立笑呵呵回应。
  
      “我医馆还有不少病人,我得赶紧回去,任海一个人忙不过来,今天多谢,改天请你吃饭。”
  
      夏文博打车离开,秦立目送他走了,自己才转悠着到停车场去。
  
      却在路过一楼急救室的时候,听到一道声嘶力竭的哭喊声,这声音带着绝望,听得人心里一阵揪的慌。
  
      但秦立的注意力,却不是被这声音的绝望吸引,而是这声音太过于熟悉!
  
      熟悉到他一听声音便顿时愣在原地!
  
      他猛地转头看过去,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一个男生的面容,当看到急诊室门口跪在医生面前痛哭流涕的男子面容时,画面重叠。
  
      “宋岩!”秦立喃喃自语,连忙走过去。
  
      宋岩,是他在大学时候,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
  
      他是个单亲家庭,只有一个母亲,早些年父亲一直赌博,输光了家里的钱,无奈才离婚。
  
      而那男人不愿意带着宋岩,说是个拖油瓶。
  
      而宋岩便一直由母亲抚养,在上大学那会,宋岩的母亲每天打三份工。
  
      他母亲是个老农民,小学毕业。只能给人洗衣服打扫卫生,抽空还去捡垃圾卖钱。
  
      那个时候宋岩的学费,都是靠宋母的血汗钱支撑着的。
  
      每个月的生活费,少的可怜,只能吃馒头过日子。
  
      而秦立那个时候父母失踪,家里的钱财不知所踪,他仅靠着老头离开之前给他的那张一万块的银行卡,一边打零工,过了四年。
  
      两个人可谓是难兄难弟。
  
      啃馒头一起啃,两人能一个人多出来五毛,都合在一起买一包袋装的泡面尝尝鲜。
  
      二人也是当年医大有名的瘦猴子,一个个的皮包骨头。
  
      但随着秦立体内灵气的增长,身体倒是有了几分气色。
  
      不会快速感觉到饿,才恢复了正常人。
  
      可是宋岩不一样,大学毕业之后便没有了消息,秦立的记忆仅在宋岩大学毕业离开那天,重感冒的样子。
  
      在大学的时候,他被人欺负,宋岩便护着他。不过宋岩家境不好,也是个被欺负的家伙。
  
      二人互相扶持,走过了四年。
  
      当初在和楚清音参加同学会的时候,秦立最期待的便是看到宋岩。
  
      他记得宋岩很困难,便想要帮帮他。
  
      可是后来一而再的忙,到现在来了江市,他昨天晚上还在想这件事情。
  
      没料到,今天竟然在这里看打了宋岩。
  
      还未走近,秦立便看到跪在地上的宋岩扯着医生的白大褂,不停地哀求着:“我求求你了医生,我妈妈真的要病死了我就她这一个亲人,我没钱我只能卖血!”
  
      卖血现在是不允许的,除非特殊情况下,不然医生是不会收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