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爱徒刑 > 第65章 第九十章:很了解,是假的

第65章 第九十章:很了解,是假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可薰第二天上班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她完全搞不明白原城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今早睡醒之后,她发现床上没人。
  李可薰起身在屋子里走了圈,停在沙发边,看见沙发上留着一床盖过的被子。
  
  看来最后……原城依然半夜爬起来,跑去了沙发。
  李可薰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虽然她本来确实没有那个意思,也不是非得发生什么,但原城在这种情况也没有那个意思,是对她没想法吗?
  
  仔细想想,原城的确鲜少在这些方面表现太迫切的需求和渴望。
  不然,他俩也不会到现在还连个舌吻都没有。
  
  李可薰有点感慨,以前挂死在南星阔那棵树上,她没有尝试校园恋爱的机会。
  如今毕了业,跟大了她三岁的原城谈恋爱,她反离奇地有种在体验纯情校园恋爱的错觉。
  
  李可薰在上班前还跟原城一起吃了顿早餐。
  阿姨端来早餐的时候跟原城交谈了些什么,原城送走阿姨,便招呼李可薰入座吃早饭。
  
  做早餐的阿姨手艺挺不错,李可薰吃得津津有味。可她不经意抬头,却发现原城吃得不太高兴的样子,好似每吞一口都得下决心一样。
  
  跟她一起吃个早饭而已,有那么难熬吗?
  越想这些,李可薰越觉得有些烦躁。
  
  没想到谈恋爱是这么麻烦的事情。
  任何细节都让她在意,任何以前看似无奇的小事都变得像悬疑案件一样令她想破头脑。
  
  某天,原城照样接李可薰下班,还特地提前了十来分钟到。
  但到的时间不太凑巧,他一进公司大厅,就看见南星阔和王子琪正准备出来,三个人迎面撞个正着。
  
  原城和南星阔的脸色都在看见彼此之后极速地冷了下去。
  王子琪看看原城,再看看自己身侧的南星阔。这两人看对方的眼神都阴森森的,就差从眼睛里射把刀子出来扎对方身上。空气里仿佛弥漫着一股火.药味,这让王子琪一个头两个大。
  
  他想着,要是原城和南星阔真的闹起来,他得马上叫保安。但原城和南星阔似乎都没有搭理对方的意思,两个人冷着眼,互盯地用眼神传达敌意,一点点走近,又擦身而过。
  说“擦身而过”大概不太准确,毕竟这两人经过彼此时肩膀碰肩膀,两个人都故意似的狠狠撞了对方一下,继续往前走。
  
  不过没起事端就好,王子琪才松了口气,就听到南星阔和原城同时吃疼地叫出声。
  王子琪回头,南星阔正捂着自己任务中弹的肩膀,疼得龇牙咧嘴,原城手臂看上去也受伤过,此刻揉着自己的手臂,痛到面目扭曲。
  
  王子琪无奈地呼出一口气。
  所以这两个人到底为什么要互撞?都忘记自己身上有伤吗?
  
  他扶额。
  行……以前只用应付星阔一个白痴,现在要应付两个了。
  
  互撞的两个人疼起来,越看对方不顺眼。
  原城和南星阔一边吃疼,一边相互冷嘲热讽起来。
  
  南星阔转头叫王子琪,话却是说给原城听的:“子琪,现在我们公司的保安都在吃干饭是不是?什么人都往里面放?”
  他冷笑地斜视原城一眼,语气充满讥诮。
  
  王子琪偷偷拉了南星阔一下,用只有他和南星阔能听到的声音耳语:“他这都跟可薰交往上了,你不能态度好点?以后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总闹,让可薰怎么好做?”
  
  南星阔听王子琪帮原城说话,更加暴躁:“你站哪边的!他什么人你搞不清楚吗?前些天还围着轻箐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转到可薰那里去?!谁知道他是不是像三年前那样骗可薰帮他呢!”
  
  原城虽听不到王子琪说了什么,但南星阔的怒吼声够大,他听得一字不差。
  原城动了动自己的手臂,收起吃疼的表情,站直身子干笑两声地俯视比自己矮的南星阔:“你管好自己的叶轻箐就好,我和李可薰的事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南星阔的脸立刻垮下去,被原城的话激怒到猛然往原城跟前走了两步,一副随时要动手的模样,王子琪眼疾手快地将人给拽了回来。
  王子琪死活不让南星阔动手,南星阔只能用说的,语气依然嘲讽:“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怕是不知道我和可薰的关系吧,可薰的事就是我的事。”
  
  原城的声音也陡然沉下,一字一句,语气冷到结冰:“那是以前,现在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南星阔气急反笑,冲鼻腔里哼出一声笑,语气轻飘飘的:“说你搞不清楚状况,你还真搞不清楚状况。可薰哪点能跟我脱关系?她大学志愿是跟着我填的,她选住处也专门挑离我家近的,就连她工作的这间公司都是我家开的。”
  
  南星阔有意停顿一下,抬眼冲原城笑:“你才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王子琪眼见原城脸色越听越难看,沉闷的气压在公司大厅上空周旋。王子琪又立刻松开南星阔,故意站在原城和南星阔正中间。
  
  王子琪夸张地笑了两声缓解气氛,跟原城道:“你别听他的,可薰又不是为了他一个人。我们是三个人商量着读同一所大学,三个人住近一点,一起上班来着。”
  南星阔气恼地轻捶了下“吃里扒外”的王子琪,原城听王子琪这解释却乐了。
  
  他讽刺地看向南星阔:“所以我都跟你说了,现在不是以前,她,是我的了。”
  原城有意把话说得更慢:“你现在后悔?来不及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