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挑爸选妈 > 第 23 章

第 2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小芹睁开了眼睛,路一名顿住,而后缓慢起身,怔怔地望着张小芹,呼吸不稳,胸口起伏不定,他想逃,理智让他定身。%し
  
      张小芹摸了摸嘴唇,抬眸望向路一名,路一名心头一紧,忐忑无措中生出一份破釜沉舟的勇气,只等张小芹开口,一切昭然若揭。
  
      他不能先说,他一开口,他会由主动变被动,他会把一切搞砸。
  
      结果,张小芹眼神迷茫,恍惚了片刻,被翻了个身的张秘秘吸引去目光,张秘秘正呼呼地睡着,小鼻子上布了一层薄薄的细汗,两只小手紧紧搂着张小芹的胳膊。
  
      张小芹就这样一直看她,一直到她醒,张小芹始终对路一名的行为未置一辞。她心里乱糟糟的,开口只会越描越黑,徒增尴尬窘迫。
  
      毕竟是师生,毕竟她比他大那么多,毕竟……她恋爱匮乏,真的想不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不如不说,不如不怒,不如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也算是以退为进,让他明白。今天这事儿就此翻过,她心里惘惘地想,少年的喜欢不过是缺少母爱。
  
      于是,她性子里的“装”,在此时发挥的淋漓尽致。装傻、装事儿、装不知道。
  
      装傻是与人相处的圆滑。
  
      装事儿,最明显的是,秘秘的爸爸是谁这件事儿,除了她自己,至今没第二个人知道。
  
      装不知道,那就是此时对路一名行为的枉顾。
  
      说到底,她就是有那么几分“作”,“作”这个字,向来得同性抨击讨厌,却能恰如其分地让异性心痒难耐。
  
      此时,路一名像是身上有块极痒处,痒的心都酥了,硬是挠哪哪不对,挠哪儿都不解痒。
  
      他呆呆地杵在一边,简直就是披着战袍握着长枪准备凯旋的,结果刚出城门被秒了一箭,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心里百感交集。
  
      张秘秘睁大眼睛愣愣地望着张小芹,张小芹笑着:“不认识妈妈了?”一觉睡了这么久,声音有些沙哑,张小芹又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与平时无差别:“我的小宝贝怎么了呢?”
  
      张秘秘依旧呆呆地望着,大眼睛盯牢张小芹,突然嘴一撇,眼泪在眼眶打转儿,哇的一声扑到在张小芹怀里哇哇大哭起来:“妈妈,妈妈!”
  
      有了妈的孩子才像块宝,张小芹楼着张秘秘,给她抹眼泪:“好了好了,不哭了,妈妈好好的呢。”
  
      *
  
      回去的路上,张小芹很日常的口吻问路一名:“和杨箐箐对答案了吗?”
  
      路一名为这种“很日常的口吻”气闷,闷闷地答:“没有。”
  
      “你觉得自己考的怎么样?”
  
      “还行。”
  
      仅此两句话,张小芹不再与路一名攀谈,车子停在小区门口,张小芹拉着张秘秘下车,走到副驾驶窗前,俯身对路一名说:“早点回家,好好去玩玩。”
  
      路一名没应声。
  
      张小芹拉着张秘秘向小区内走,路一名到底年轻气盛,莫名地亲吻,连最起码的回应都没得到,他一踩油门,车子猛地向前一窜,绝尘而去。
  
      张秘秘伸着小手,还未来得及说再见,抬头望着张小芹,嘟着嘴生气:“妈妈,哥哥好没礼貌。”
  
      *
  
      纪之霖的车子从北门小区开向地下车库时,路一名的车子正好从东门开过来,他放慢速度,让出一段距离,让路一名的车子先进车库,自己尾随其后。
  
      停好车子打开车门,就见路一名闷头向前走,他喊一声:“一名。”
  
      路一名停下,回头,垂头丧气:“叔。”
  
      纪之霖走上去问:“怎么了?”
  
      “没事儿。”
  
      纪之霖侧首望他,思忖片刻问:“你……那个,班主任找你什么事儿?”纪之霖默默在心里深呼吸一次,让自己看起来如平常那般洒脱:“不是高考都结束了吗?她打电话给你有事儿?”
  
      路一名目光飘忽不定,支支吾吾回答:“问我考的怎么样?”
  
      “只问你一个人吗?”
  
      “还有杨箐箐。”路一名烦躁的很,快步向门口走。
  
      纪之霖摩挲着手中的钥匙,站了一会儿,像是在想通什么,而后嘴角含笑向门口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