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挑爸选妈 > 第 31 章

第 3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小芹走了。``し
  
      路一名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定身在空荡荒芜的角落。热气一波一波吹来,他却周身发寒,僵硬地发寒。
  
      张秘秘是纪之霖的女儿,亲生的。
  
      张秘秘是纪之霖的女儿,亲生的。
  
      经张秘是纪之霖的女儿,亲生的。
  
      ……
  
      明明是简短的一名话,他的大脑像是被浆糊糊出了一样,运转不了,他一点也理解不了这句话的意思,什么意思,到底什么意思。
  
      他痛苦地用双手抱住头,双膝像是支撑不住似的,一点点弯曲,他蹲在地上,紧跟着发出呜呜的哭泣声。哭声真切悲伤。
  
      张小芹脚步一停,呜咽声直击心脏,她眼睛泛酸,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吸了吸鼻子。努力告诉自己,长痛不如短痛,这是为他好。今天痛一痛,明天就好了。她也总是这样安慰自己,明天就好了。
  
      *
  
      张小芹打开房门时,动画片刚好播放完毕,张秘秘很守规则地关上电视,转头看见张小芹:“妈妈,哥哥呢?”
  
      “哥哥回家了。”张小芹有气无力地坐到沙发上,搂着张秘秘,这时,卧室内的手机响了。
  
      张秘秘举手,积极发言:“妈妈,我去拿手机!”
  
      张小芹笑:“准了。”
  
      张秘秘欢快地迈着小短腿,跑去拿手机。
  
      电话是张如英打来的,说是今天包了棕子,明天放学打算接秘秘到家里吃。
  
      张小芹说好,刚想问一问二老最近身体怎么样,那边已经挂上电话。
  
      她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张秘秘也跟着叹气。
  
      这小丫头真是有什么学什么,张小芹笑着抱起她:“走,洗澡去。”
  
      张秘秘咯咯地笑:“走,洗澡去。”
  
      这一晚,张小芹睡的不踏实,一直在做梦,光怪陆离的梦,一会儿是纪之霖,一会儿是父母,一会儿是路一名,一会儿是秘秘。
  
      次日,她精神不济地刚送张秘秘到幼儿园,就碰上了纪之霖。
  
      “你搬到什么地方了?”纪之霖摇下车窗问。
  
      张小芹注视了他一会儿,路一名应该没和他说张秘秘的事儿。她心上弦慢慢放松,但是对纪之霖这个人不能掉以轻心。也不能像上次那样,见他就跑,其结果就是被他占便宜:“嗯。”她很乖巧地应声。其实答非所问。
  
      “上车。”纪之霖开口。
  
      张小芹:“我和你不顺路。”
  
      “我送你回家。”
  
      “我不回家。”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住在哪里,此时她还疑惑他怎么知道晨光幼儿园。
  
      纪之霖胳膊肘搭在车窗上:“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行吗?”
  
      他这是和她杠上了,她还记得前两次他给的教训。这次她没有硬来,走向后门,怎么开也开了门。
  
      “坐前面。”纪之霖提醒。
  
      张小芹咬了咬牙,转身上了副驾驶座,纪之霖立马凑过身来。
  
      “你要干嘛?”张小芹警惕地往后缩。
  
      纪之霖手伸到她背后,摸到安全带,轻拉一下,似乎是被她坐着了,他笑了笑:“你是自己抬屁股呢,还是我来抬?”笑的极其暧昧。
  
      张小芹脸上发热:“我自己来。”她伸手去够安全带,纪之霖故意将安全带扯远,身子往张小芹身上压,脸几乎贴上她的胸部,不容质疑的语气:“我的车我来。”
  
      夏天的衣服薄,浅色的即使不透明,也能映出内衣的轮廓。纪之霖认真地瞥了一眼张小芹的胸前,黑色的。他侧首望向张小芹,正好看到她通红的脸颊,像个熟透了的苹果,红红的,水嫩嫩的,他忍住没去尝一尝味道,不然她一定被吓跑。
  
      他缓慢地拉过安全带,像是不会用一样,先放在她腰上,比了比。再拉到她胳膊上,接着搭到她肩头。
  
      张小芹压着怒气问:“好了没?”
  
      纪之霖继续慢吞吞的,身子将触未触到张小芹,淡淡地开口:“现在要不要去我家?”
  
      “不去。”
  
      “你女儿的衣服在我那里。”纪之霖又往前探了探,身体故意蹭了张小芹一把:“不去拿吗?”
  
      “你好了没有?”张小芹已经不耐烦。
  
      “好了。”纪之霖猛一抬头,嘴唇擦着张小芹的脸蛋而过。张小芹一个激灵,再看纪之霖时,他已专注地望向前方,发动车子。
  
      她默默地在心里生气。
  
      纪之霖心头愉悦地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
  
      *
  
      车子停在超市地下车库,张小芹刚一下车,他伸手拉过她的手,握在掌心,她甩手:“你放开我。”
  
      这个点儿地下车库人少,若不是怕被拍下来,他真想做点儿什么:“等会儿人多,怕你丢了。”他握得紧紧的,不容她乱动。
  
      张小芹就是这么不情不愿地被他拉着逛超市:“要买什么?”他问。
  
      “你别拉着我,去推个小推车过来。”张小芹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纪之霖四周看了看,没有异议。等他难得听话地转个身,推小推车过来时,找不到张小芹了。
  
      他一个大男人,推着小推车,在各色卫生巾的货架间来回转悠,气的脸色铁青,掏出手机拨打张小芹的电话,不管打几次,那边不接不接就是不接。
  
      纪之霖狠狠地握着手机,几乎想将它握碎。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最好别让他逮着。
  
      张小芹在人堆里看着纪之霖跳脚,听到包包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她连忙钻进人群里,出了超市,上了一辆公交车,凝视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的纪之霖,无动于衷。
  
      他就是爱玩,张小芹也就将纪之霖抛之脑后。
  
      晚上去爸妈那里接张秘秘,她又是站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张如英才拉着张秘秘从外面回来。
  
      经过上次,张小芹没多想,并且张如英似乎更不想理她。
  
      回到家中,张秘秘小大人一般,脱掉小书包,趴到沙发:“哎呀,妈呀,累shi我了!”
  
      张小芹将书包,捡起来,挂在衣架上:“你干什么了,累shi你了。”
  
      “外公好累人。”
  
      张小芹动作一停,预感不好,忙问:“外公怎么了?”
  
      张秘秘翻个身,坐到沙发上,捏着手里的橡皮泥,心不在焉地说:“外公都病成糊涂虫了。”
  
      “张秘秘你怎么说外公的。”张小芹心里一惊,严厉责备张秘秘。
  
      张秘秘立刻低头,撅着嘴不吭声,生气地往一边走。
  
      “回来。”张小芹喊住她。
  
      张秘秘又折回来,张小芹蹲下身,拢了拢她的刘海:“秘秘,妈妈语气重了,你不高兴是吧?但是你要知道,外公是长辈,要敬重长辈,尊重同辈,别人才会喜欢你。”
  
      张秘秘没听懂张小芹的话,但她知道说外公是糊涂虫是不对。
  
      张小芹从张秘秘的口中才得知,爸爸季青山已经病了有些时日了。上次张如英与张秘秘晚归,季青山已经病了两天。她这个女儿却一直不知道。
  
      张秘秘嘟着嘴说:“外公拉着我,老叫我小熹,我不叫小熹,我叫秘秘。他都不认识我。”
  
      张小芹听后,眼泪瞬间夺眶而出,把张秘秘吓了一跳,愣愣地喊:“妈妈……”
  
      张小芹擦了擦眼泪:“没事儿,沙子进了妈妈的眼里。”
  
      “那我给妈妈吹吹。”张秘秘趴到张小芹身上,呼呼地往张小芹眼中吹风,越吹张小芹眼泪流的越多。
  
      张小芹原来不叫张小芹,她有个姐姐,叫季灵熹。张如英怀季灵熹时,生了个小病,遇到那个年代的一位医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张如英照了x光,辐射导致癌变,季灵熹长出生没多久,发现得了脑瘤,倾尽全力治疗,最后还是刚满三岁那天夭折了。
  
      这事儿给张如英与季青山沉痛的打击,家庭一度破碎,幸而有张小芹的奶奶在撑着。三年后,张小芹出生,那时,张小芹不叫张小芹,叫季尚熹,她一出生就比别的孩子轻,在保温箱里待了几个月,病秧秧的。一家人提心吊胆,唯恐她也活不了。
  
      人一旦对现实无可奈何,信神明的心便会十分的虔诚。
  
      张小芹三岁时,一个街头算命对张奶奶说,万物皆需调和。大意是说,像张小芹这样属相大,家底厚,长相出众,而体弱多病的孩子,就不应该取一个雅名,应该往俗了取,父姓少母姓多,那就往母姓靠,名字最好是狗蛋,凳子,三鳖子。这是最简单的趋福避灾,古人常用。
  
      张奶奶觉得言之有理。抱着张小芹回来,正巧张如英拎了一把芹菜准备烧芹菜炒蘑菇。芹菜嫩绿绿,鲜嫩的叶子上缀着晶莹的水珠,朝气蓬勃。
  
      张奶奶当时指着一把芹菜:“以后我们小熹就叫张小芹了。”
  
      季青山开始不同意,结果张奶奶每天张小芹张小芹喊着,喊了半年,张小芹的身体越来越好,也不知是张小芹免疫力的增加,还是名字的作用。反正他不再勉强张小芹必须姓季,但他坚持喊张小芹为小熹,偶尔喊季尚熹。
  
      后来,张小芹让他颜面尽失,他连看都不想看张不芹一眼。
  
      小熹喊她就是她。
  
      天下父母心,时至今日,她有了女儿,对于她爸爸妈妈的痛心,她感同身受。
  
      张秘秘入睡后,张小芹打了电话给张如英。
  
      张如英语气平淡:“没多大问题,都是这几年的小毛病。”
  
      这几年的什么小毛病,她压根不知道。
  
      “在哪所医院,我明天能去看看吗?”张小芹低声问。
  
      “你别去了,他一见你就生气,医生说他现在气不得。”
  
      “妈……”张小芹已经哭出声。
  
      张如英在彼端抹眼泪,到底是妈妈,在子女面前没办法硬下心肠,低声埋怨:“小芹,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这么犟啊。”
  
      张小芹只知道在这边哭。
  
      末了,张如英平静一下情绪:“等他出院,等他出院情况好点你再过来看,他愿不愿意见你,都不要强求。你现在也别去刺激他,明天就让秘秘陪我睡吧,放学我去接,接到我给你信息。”
  
      挂上电话后,张小芹捧着手机痛哭。
  
      季青山真的把她当掌上明珠,为了让她身体好,一家人劝她多吃,她吃成了胖子。
  
      别人都说她胖着丑。
  
      只有他说,我们小熹最美了,不减肥,好好吃,吃完了,爸爸跟你一起跑步。
  
      一年365天不管多忙,刮风下雨,即使有段时间,他腿受伤,仍然起床陪她跑步,他对她说胖美人的故事,他告诉她,美人在骨不在皮,他告诉她,人最重要的心态。
  
      所以即使她胖着,也不知自卑为何何物。
  
      *
  
      次日,她照旧去接秘秘的幼儿园,只是站在幼儿园门口等着,看到张如英带着张秘秘上了一辆车子,她招了一辆出租车跟上,跟着张如英张秘秘进了一家医院。
  
      从窗户处看到季青山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比之前憔悴消瘦了很多,头发花白。曾经大山大树一样伟岸的存在,如今这样苍老。她愣愣地站在窗口,心疼,内疚,害怕,百感交集。
  
      脑中回想,当时季青山气急时,捶胸顿足:“不让那个男人站出来,你就别回来了!”
  
      模糊的视线里,是她的女儿张秘秘,笑嘻嘻地趴到外公脸上,亲了一口,把外公逗笑。她女儿比她孝顺。
  
      日落西山时,张小芹一个人走在格子路面上,失魂落魄。
  
      突然胳膊上一紧,她的手臂被拉住,她惊叫一声,才看清楚是同事小刘。
  
      “怎么了?跟丢了魂似的?”小刘问。
  
      几句话一说,张小芹跟上他说话的节拍,高中要放假了,几位关系好的老师要聚一聚,其中包括校长。小刘硬拉着张小芹一起去,正值张小芹心情不佳,推辞一番推辞不掉,她和小刘一起到天水酒店。
  
      小刘和张小芹跟随着第一道出现,大家开玩笑地热烈欢呼一对新人入场,小刘只顾着笑,张小芹见惯了这些人开玩笑,倒也不介意。
  
      老师中有几个老师相当活跃,调动几下后,席上开始热闹起来。
  
      酒桌就是这样,要么你一直不喝酒,某一天,你突然喝酒了,往后,除非你有十分特殊的情况,不然免不了要一直喝下去。上次张小芹开了酒戒,这次自然也躲不掉,并且,这次,她心里想喝,想借酒消愁。
  
      于是,几番下来就醉了。
  
      又一次分配送行任务时,校长很热情地打电话给纪之霖,说是张老师又喝醉了。
  
      这时,纪之霖正在打麻将,他不爱打,硬被朋友拉着凑数。一听张小芹喝醉了,他立刻站起来:“不玩了,走了。”
  
      “那么急着钻女人裙子啊。”一朋友调侃。
  
      纪之霖不怒反笑:“滚蛋,你嫂子喝醉了,我去接她回家。”
  
      “哇呜。”一片起哄声中,还有人吹口哨。
  
      “我们竟然有嫂子了,这次玩真的啊?”有人拉着纪之霖不让走。
  
      “拉毛拉,老子急着呢。”纪之霖跑着出去。
  
      纪之霖车速飞快地停到酒店门口,拉出长长一条刹车线,远远地看到张小芹乖巧地依在一个男人的肩头,他皱起眉头。
  
      见到校长时,第一句话是:“没有女老师了吗?”
  
      问的校长一头雾水,但也不忘对纪之霖说正事:“9月1号,张老师就会入职工大附小了。”
  
      纪之霖搂着张小芹:“那辛苦你了。”
  
      “纪总客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