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挑爸选妈 > 第 41 章

第 4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纪之霖舅舅家的孙子小轩,早早没了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生病在医院。し他长期在他小姨家与穆霆家来回居住,主要住在穆霆家中,偶尔来纪之霖家。
  
      因为三家的疼爱,五六岁的小轩性格方面有点不讨喜。
  
      但,是孩子嘛,大家都很宽容的爱护他。
  
      一大早,穆霆的妈妈有事儿把他送过,苏芸燕想着张秘秘小轩都是小孩子,就拉着张秘秘跟小轩在一处玩,说好了不能吵嘴不能打架。
  
      张秘秘乖巧地应:“好。”
  
      这边苏芸燕刚去做早饭,张秘秘就友好地上前:“哥哥,你好我叫张秘秘。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们俩能一起玩吗”
  
      小轩不理她。
  
      张秘秘没放弃,抱着纪之霖买给她的挖掘机起床给小轩玩,她记得尧凡也喜欢玩这个,她搂着一堆送过去:“这个是我叔叔爸爸买的,给你玩。”
  
      小轩瞥了一眼,瞪着她:“谁是你爸爸”
  
      张秘秘吓了一跳,愣愣地转头向门口看,小手指着隔壁,小声:“他在睡”
  
      “那是我爸爸你给我滚蛋”小轩生气地狠狠推了张秘秘一把。
  
      张秘秘原本走路就没多稳,小轩这一推连吓带推,她惊叫一声,抱着挖掘机小汽车猛地摔倒在地,哇哇大哭起来。
  
      瞬间,纪之霖跳下床,一个箭步跑到隔壁房间,连忙将趴在地上的张秘秘抱起来。
  
      张秘秘下巴狠狠磕在挖掘机车斗上,磕破了皮,立时流血,嘴皮也蹭破一块,此时她已哭的小脸通红,嘴皮的血染到小米牙上,纪之霖吓的脸色惨白。
  
      苏芸燕闻声而来。
  
      “立刻把他送走”纪之霖狠狠发话,抱起张秘秘就往医院跑,就差没大声喊叫救护车了。
  
      张秘秘确实被吓到了,张小芹说话温声细语,偶尔严厉那也只是把声音提高几个分贝,更加没打过她。同桌尧凡在她面前是只纸老虎,就会拿话吓她,从来没实施过,其他同学敢吓她,尧凡必定出手护着她。
  
      小轩简直就是平静生活的巨浪,吓着她了,伤着她了,她哭不止。
  
      纪之霖坐着出租车后座搂着她,亲着她脸蛋脑门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脑袋:“秘秘不哭,等会儿我去打哥哥。不哭了。”
  
      张秘秘这次没那么好哄:“呜呜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呜呜呜”挣脱纪之霖时,下巴蹭到衣领,蹭出了血迹也蹭疼了她,她大哭起来:“妈妈,疼”
  
      纪之霖快急疯了。可劲儿地催司机快点。固定着秘秘的小脸:“宝贝儿别动,爸爸带你去医院就不疼了。”手指抵着张秘秘的小嘴往下稍稍翻一下,看到她小嘴唇上一小块布着小小的密密的小血珠,他抽了一口凉气,心疼坏了。
  
      张秘秘打着哭嗝:“你不是我爸爸,你是哥哥爸爸,我要妈妈。”
  
      纪之霖也不知如何是好,抹着秘秘的小脸蛋:“秘秘不哭了,也不要说话了,我们先去医院。”
  
      到了医院,纪之霖穿着睡衣拖鞋抱着张秘秘来回奔跑,最后在儿童科室,纪之霖问:“要不要做个全面检查什么的会不会有后遗症”事无巨细地问。
  
      张秘秘耷拉着脑袋坐在椅子上,椅子高,她的小脚碰不到地,下巴上了药,用医用胶布扒住纱布算是包扎了伤口,下嘴皮子吐了白色药膏,她怕药膏不小心吃到嘴里,把自己给毒死了,所以一直呶着嘴。
  
      外表是滑稽的,内心的确是悲伤的,她想妈妈了,特别想,想着想着开始眼泪汪汪的。
  
      纪之霖抱起她问:“闺女,咋了”
  
      张秘秘抬起头望着纪之霖,大大的眼睛里包着两泡眼泪,哗啦一下齐齐落下,呶着嘴:“我妈妈啥时候来接我”
  
      张小芹这边培训刚一开始,她遇到了一个熟人隋心。
  
      隋心是她小时候的邻居,高中校友大学校友,虽然两人没有“如胶似漆”的友谊,却有淡若清水的交情。
  
      隋心长的明艳动人,很具吸引力。只是一开口却能将吸引过来的人给炸飞。甚至让人恨不得掐死她。
  
      久违的两人刚寒暄过,隋心便来一句:“纪之霖娶你了吗”
  
      张小芹:“”大学四年,张小芹之所以不和隋心走那么近,因为只有隋心看出了她爱慕纪之霖,并且见证她“为爱瘦一次”的疯狂举动。
  
      当时隋心是这么鼓励她的:“减肥吧,不然现在,就算丘比特有心想射你和纪之霖个一箭穿心,估计那箭还没穿过你的心,首先被你的脂肪卡住。”
  
      张小芹:“”
  
      这会儿张小芹笑笑:“你这几年去哪里了穆霆和你还好吗”穆霆是隋心青梅竹马的心上人,也就是纪之霖的表弟。
  
      这两个女人彼此拿彼此的男人戳伤口,戳完了相视一笑,谁也没回答。
  
      紧跟着开始培训,小学的培训一点不比高中简单,甚至更为繁杂。
  
      张小芹认真地听着做笔记,培训刚结束和其他老师一起吃饭,然后接着培训,培训过后还要考试,张小芹连打个电话和女儿说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等到她有时间给张秘秘电话时,都是张秘秘睡觉时间。
  
      打电话只是和纪之霖说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