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诟病 > 骄阳

骄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已是黄昏,太阳是一颗啼了血的珠子,迟缓地自楼梢而下,小石桥经了一天的曝晒,立上去有滚烫的余温。滚烫的,而其下汩汩奔过的泉水,沁人的凉。夕阳光在荡漾的泉流中被压碎成粼粼的碎金子,大把大把地泼洒出去。
  
  回想起那个偶然悸动的吻,齐斐开始思考人生。他点了根香烟,倚在栏杆上。一圈火光幽暗地荧亮了鸦青色的夜,掉下几点火星子,一刹那的明亮,像明丽光轮,穿梭在现实与虚伪之间。不断向上盘熏的灰白烟幕,虚虚地笼去他半张脸,隔了一层磨砂玻璃看他似的,模糊又不实而存。
  
  今年他二十一岁,血气方刚的年龄。今年他二十一岁,在社会上像个孤魂野鬼般游荡,租着一间小破屋,冬冷夏热,刮风钻风,下雨漏雨。齐斐没有自己的家,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单能让他感受到些许温暖的,也就只有这小镇子上的居民了,尽管大家都讨厌他。他抽烟喝酒,每月赚着不固定的一两千块钱生活费。英雄难过美人关,齐斐这只狗熊亦是如此。他喜欢在酒吧坐台的那个漂亮大妞儿,每月领了点工资,就去酒吧“豪掷千金”,那大妞儿冲他抛个媚眼他人都快酥了。他说他要赚钱,他要发财暴富,他要娶那个大妞儿回家做老婆。
  
  可现下,他总是想到蔺警,总是想到那人被迫接受那个荒唐的吻后惊慌的眼神。一想到蔺警,齐斐身上就麻酥酥的,一股燥热自下而上蜿蜒而至。
  
  “妈的。”他暗骂了一声自己没出息,然后将烟头狠狠地捻灭,披上外套回到诊所打算看看蔺警的状况。
  
  齐斐真心希望老钟诊所离小石桥远一点,好让他调整调整紊乱的呼吸节奏。他在小诊所外踱步,久久不敢掀开门帘子进去。
  
  天晚了,灯亮了,老钟老了,所以他总是早早地关门打烊。
  
  “钟叔,我送过来的那个人呢?”齐斐左顾右盼上下扒窗见不到人,却正“逮住”老钟出来锁门。四下心想,许是蔺警想要讹他点钱,所以才在诊所住下不走,他不禁笑起这小娇妹斤斤计较的可爱。
  
  “哦,你说老蔺家孩子啊,他早就走啦”
  
  “走了?!”
  
  “那孩子说他得早点回家,不然他老爹该担心了。齐斐你也早点回家吧”老钟的话音随落锁声而消去,独剩下齐斐一人在煦风中凌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