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谍战岁月 > 第089章 入彀

第089章 入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程千帆换下便装。
  
  一身笔挺的巡捕制服,愈发显得身材挺拔、俊逸。
  
  擦得铮亮的马靴踏在木质楼梯上,酒楼东家殷勤的引领着,说着恭维、凑趣的话。
  
  ‘小程巡长’微熏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笑容很淡,嘴角上扬,厌恶他的人会更加有要揍他的冲动。
  
  “程巡长,到了,黄老板在里面等您。”
  
  程千帆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像是驱赶苍蝇一样‘挥走’了酒店东家,自己推门进入。
  
  ……
  
  荒木播磨站在窗台边,掀起窗帘的一角,观望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黄老板,看什么呢?”背后,想起了程千帆的声音。
  
  “程先生来了。”荒木播磨回头看了一眼,说道。
  
  待门外的脚步声远去,荒木播磨才继续说道,“法租界太繁华了,这里不应该属于法国人。”
  
  说着,他问程千帆,“宫崎君,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亡国奴!
  
  我看到了不屈和抗争!
  
  程千帆走到窗边,看着外面,心里说道。
  
  几个年轻人在街上宣传抗日,被鲁玖翻带着巡捕追的鸡飞狗跳,聪明的市民故意阻挡了巡捕,制造混乱,帮助被追捕者逃脱。
  
  “愚蠢而麻木的支那人,偶有几只蹦跶的兔子。”程千帆冷笑说道,他揉了揉太阳穴,坐在椅子上,摸出烟盒,弹了弹,嘴巴咬住一支烟,烟盒随手丢在桌子上。
  
  点燃香烟,猛地抽了一大口,右手夹着香烟,大拇指按了按太阳穴,令自己清醒一点。
  
  ……
  
  “喝酒了?”荒木播磨闻到了酒味,问道。
  
  “唔。”程千帆点点头,叹口气,“生意难做啊,事事都要亲力亲为。”
  
  荒木播磨微微皱眉。
  
  如果放在以前,他会非常看不惯宫崎健太郎如此行事和态度,看不上宫崎这个人。
  
  现在则还好,虽然依然还是有些看不惯,不过却是对事不对人,对于宫崎这个家伙,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荒木播磨现在愿意接受这个‘淳朴’的朋友。
  
  “宫崎君,要是被课长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会不高兴的。”荒木播磨说道。
  
  “是啊,我知道。”程千帆笑着说道,“所以,由此可见,我是这般相信荒木君。”
  
  荒木播磨皱着眉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两人关系亲近了不少,已经成为朋友,不过,有些时候,以他的性格,还是暂时无法完全适应自己的这位新朋友。
  
  ……
  
  “实在是抱歉,上午被皮特喊着去货仓了。”
  
  “荒木君找我所谓何事?”程千帆拎起茶壶,给自己和荒木播磨分别倒了茶水,“没有耽误荒木君的事情吧。”
  
  上午没有找到程千帆,生生等了几个小时,荒木播磨心中难免还是有几分怒气的。
  
  不过,程千帆一句话便让荒木播磨无奈摇头,无话可说。
  
  皮特是政治处查缉班的副班长,同时也是宫崎这个家伙黑市生意的货源渠道,皮特相邀,宫崎健太郎自然是只能听命。
  
  “是课长令我找你的。”荒木播磨说道。
  
  “荒木君。”程千帆脸色一变,露出紧张的神情,“出了什么事?”
  
  “课长的意思是,安排你去接近郑卫龙。”荒木播磨说道。
  
  “接近郑文龙?”程千帆露出不解的神情。
  
  “卢兴戈去见你,根据我的推测,其目的极可能是想要从你这里打探郑卫龙的消息,甚至是想要通过你来营救郑卫龙。”荒木播磨说道。
  
  “确实是有这种可能。”程千帆皱眉思索片刻,点点头,说着,他看向荒木播磨,“已经确认那人正是上海站的卢兴戈了?”
  
  “我询问过阮至渊,基本可以确定你描述的那个人正是上海站行动大队第五行动组组长卢兴戈。”荒木播磨点点头,“阮至渊对此人评价极高,称此人是上海站行动大队头号行动高手。”
  
  程千帆闻听此言,露出后怕的表情,看到荒木播磨正看着他,尴尬的笑了笑。
  
  荒木播磨明白宫崎健太郎为何会有这般表情,内心里摇摇头,却也并没有说什么。
  
  ……
  
  “所以,课长的意思是安排我假作是受到卢兴戈所托,暗中和郑卫龙接触,争取取得郑卫龙的信任。”程千帆思忖说道。
  
  “是的。”荒木播磨看着程千帆,“宫崎君,这个任务很重要,若是能骗取了郑卫龙的信任,对于我们将特务处上海站一网打尽十分关键。”
  
  荒木播磨语气振奋,“宫崎君,如此重要的任务,是课长对你的信重。”
  
  “若能通过这个计划将特务处上海站一网打尽,宫崎君,你我将立下大功……”
  
  然后,他便看到了宫崎健太郎有些神情不自然的扭了扭脖子,眉头也皱起来,似乎是注意到自己对他的注视,宫崎才赶紧变了神情,露出笑容。
  
  这个笑容有些勉强。
  
  荒木播磨有些生气,同时也有些不解。
  
  不过,很快他便想明白宫崎健太郎为何会有如此表情了。
  
  宫崎这个家伙并不想执行这个任务!
  
  宫崎健太郎这个家伙最关心的是他的生意。
  
  甚至于,军功对于宫崎健太郎的吸引力也并不大。
  
  对于宫崎而言,个人安全和钱财才是最重要的。
  
  很明显,这个行动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以宫崎的性格,自然是不愿意参与进来。
  
  ……
  
  “宫崎君,这是课长的命令。”荒木播磨沉声说道。
  
  “我明白。”程千帆一本正经说道,“课长旦有命令,宫崎必然听命。”
  
  停顿一下,他露出为难的表情,“只是——此事极为重要,我很担心自己难以胜任,坏了课长的大事,影响到荒木君的军功章。”
  
  荒木播磨眉头紧锁,宫崎的言行表现在他看来,就是在找借口推诿。
  
  “宫崎君,课长既然制定了这个计划,自然是相信你的能力的。”荒木播磨说道。
  
  “荒木君——”程千帆张了张嘴巴。
  
  “宫崎君,请听我把话说完!”担心宫崎健太郎再有借口,荒木播磨打断宫崎健太郎要说的话,说道,“有什么疑惑之处,或者是需要我来协助之处,可以向我提出,我会全面配合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