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全职赘婿 > 第209章朝爷的手段!陷害秦王!

第209章朝爷的手段!陷害秦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09章朝爷的手段!陷害秦王!
  
      ······
  
      草!
  
      真特么疼!
  
      这混小子下死手啊!
  
      陈朝抹着流出的鲜血,一脸的不满。
  
      “秦元恒,你找死!”
  
      林子英更是怒了,院中的林子英手下,纷纷拔剑而来。
  
      一个个冲上来,作势就要动手,大有斩杀秦元恒之意。
  
      于林子英和他的手下而言,敢伤害陈朝的人,就是天王老子也只有一死的下场,除非是他们打不过。
  
      “子英,不得无礼,退下。”
  
      陈朝慢慢站了起来,喝退林子英他们。
  
      林子英等人虽然不甘,但陈朝的命令,他们不敢不从,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秦元恒退开一些。
  
      陈朝抹了抹鼻血,嘴角浮现一丝笑意,看着秦元恒道“是不是今天打完了,事情就过了?”
  
      他知道秦元恒为什么打他,是为了那些战死在长林封地的士兵。
  
      陈朝的话出口,明显让秦元恒一愣。
  
      这话是他昔日知道的那个二世祖的口中能说出的?
  
      看着陈朝的神情,秦元恒没有看出任何愤怒,反而有一种释然之色。
  
      听田恒说过陈朝有多不凡,与他知道的不一样,但秦元恒并不相信。
  
      他对陈朝只有一个想法,回到明都见到他丫的,一定往死里打。
  
      可,随着陈朝这句话问出,看着陈朝的神情,秦元恒发现他竟是有些下不去手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不解。
  
      “陈朝,因为你,致使我徽州铁骑数千人战死,这笔账本王不能坐视不理。”
  
      秦元恒一脸肃然。
  
      陈朝轻轻点头,表示明白。
  
      然后,他竟是跪了下去,仰头望天,朝着徽州的方向。
  
      “俗言道沙场无父子,场下无仇敌,然而你们徽州铁骑还是有数千将士死于长林家之手,死于我陈朝之手,我陈朝对不起你们,不过,还请诸位英灵放心,你们不会白死。
  
      我陈朝不会让你们白死,我要让你们的死都有价值。
  
      我保证!”
  
      陈朝磕下三个头,给那些战死的徽州铁骑,也给同样战死的长林家之人。
  
      众人愣愣看着陈朝,皆是动容。
  
      秦元恒亦是如此。
  
      陈朝站了起来,看着秦元恒道“来吧秦王,今天我陈朝任你处置,只是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了,你即便再恨我,也请给我留一口气在。
  
      动手吧!”
  
      “姑爷!”
  
      林子英不甘。
  
      陈朝道“秦王爱兵如子,他的手下兵士死于我手,自然要收拾我,替他们讨还公道,这很正常。”
  
      “可是我们长林家也有人战死,这话怎么说,而且发动战争的是朝廷,不是我们。”
  
      林子英眼中浮现浓浓的杀意。
  
      “是啊,我只是被迫防守,但又能如何,有些人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是重情义的,所以,其他人即便是无辜的,也是该死的。
  
      现在这该死之人就是我陈朝。
  
      秦王,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不过,你不要得意,我陈朝并非是怕你,这样做完全是因为那些战死在长林封地的徽州铁骑将士,与你无关。
  
      他们虽是要灭我长林家,要杀我陈朝,但不得不说,他们都是好儿郎,我陈朝愿意付出一些代价。
  
      来吧,动手吧。
  
      我陈朝若是哼一声,我都不是男人。”
  
      陈朝一副就义之姿。
  
      “秦王,陈先生说的不无道理,沙场无父子,场下无仇敌,而且,战事一了,陈先生不但没有杀我们被俘的兵士一人,还给他们立即救治,这些都是仁义之举啊。”
  
      副将田恒被陈朝感动到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会为了敌对一方兵士跪下磕头,说出这样一番豪言动人心魄的话呢。
  
      如此胸襟,他田恒不如!
  
      “若非如此,刚刚就不是拳头,本王已是一剑刺死他了。”
  
      秦王早从田恒这里听说了陈朝做的事情,而且,那缝治伤口之术,已是在徽州军营中推广,效果极好。
  
      他其实也被陈朝刚刚的做法给感动到了。
  
      倒是有些暗怪自己小气。
  
      可面上不能承认啊,他秦元恒很要面啊。
  
      “陈朝,你现在身份敏感,本王真不能把你如何,刚刚已经打了你一拳,过去的事情了了。”
  
      秦元恒冷哼道。
  
      陈朝闻言,看着秦元恒会心一笑道“秦王还是像以前一样干脆啊,我记得以前在明都时,我对静璇公主口花花,被秦王撞见,当时便是打了我,事后也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已经打了你,事情了了。”
  
      他说的很轻松,脸上笑意甚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