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全职赘婿 > 第225章皇子相争!朝堂不宁!

第225章皇子相争!朝堂不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25章皇子相争!朝堂不宁!
  
      ······
  
      明都皇宫。
  
      清晨。
  
      文武百官皆是前来,沿着长长的殿前台阶,向着政和殿中走去。
  
      政和殿中,气氛看似和平日没有什么不同,然而暗地里却是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今日太子一党和凌王一党官员的脸上,少见的没有出现像平日一样见面的那般严肃与冷漠,多少带着一些淡淡的笑意。
  
      表面上至少是一团和气,各官员之间聊着,气氛很轻松。
  
      太子秦元昭走到凌王面前,淡淡开口道“听说凌王近日遭人行刺,不知道伤势如何,有没有抓到凶手啊,不知是否需要皇兄帮帮你啊?
  
      本想着看望凌王你的,奈何皇兄我一直被关着禁闭,今天才是出来,凌王不要见怪啊。”
  
      “让皇兄费心了,本王并无大碍,不过那凶手的确很狡猾,至今没有抓到,不过本王相信,他逍遥不了多久的倒是皇兄有半月未能上朝,今天要好好适应一下了。”
  
      凌王嘴角带着轻笑。
  
      “是啊,是要好好适应一下啊,不过也还好,本太子只知道近来朝堂上除了凌王春季祭典出了些事情,并无其它的事。哦,对了,周尚书因为此事被罢了官,说来倒是有些可惜了。”
  
      秦元昭淡淡地道。
  
      兄弟两个阴阳怪气,都在打击着对方。
  
      凌王秦元卓似不介意的笑道“办事不利被罢了官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周甫达也是咎由自取,不过世事无常,还是要小心一些好,即便位达尚书,可是稍有不慎,还是不能幸免。
  
      皇兄看这在场的朝廷大员,哪一个出去不是震动一方的人物,都是位高权重,可一旦犯错,也好不到哪里去。
  
      就像户部尚书赵川,前些时日不也是被关了半月禁闭嘛,要是再犯些什么大错,只怕连官职都要不保啊。”
  
      秦元昭听到凌王秦元卓这般说,脸色微变,不过随即恢复。
  
      若是平日,他肯定会甩袖不理凌王,但今天知道要扳倒了刑部尚书朱榆,所以只是笑笑。
  
      ······
  
      “国君到。”
  
      伴着一声唱喝,政和殿中安静了下来。
  
      太子秦元昭和凌王秦元卓分立左右两侧站好。
  
      众文武百官也皆是如此。
  
      国君秦政脸色平静,近日正如太子秦元昭所说,除了祭典上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大事。
  
      有的大事,是一直都有的,在慢慢解决着,也不会因此一直影响秦政的心情。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大总管赵福高声喊着。
  
      他声音落下,不待太子这边的人有什么反应时,新任工部尚书孔维便是站了出来。
  
      “国君,臣有事启奏。”
  
      孔维面色凛然地道。
  
      他像是不会笑一样,平日里都这般不苟言笑的模样,透着一股生人莫近之意。
  
      “孔爱卿何事启奏?”
  
      秦政问道。
  
      孔维道“礼部尚书周甫达卸职已有数日,其职不可一直空缺,所以臣请国君尽快任命新的礼部尚书。
  
      臣记得国君说过,过些时日要巡查各地,此事皆须礼部来办,所以,此事不能耽误。”
  
      说起秦政要巡查各地,去查看各地农作物长势,和农民的情况,秦政还是受陈朝影响。
  
      以民为本。
  
      所以,秦政想着过些时日巡查各地,表现他对农民的关心。
  
      “那依孔爱卿之意,这礼部尚书何人担任合适?”
  
      秦政问道。
  
      孔维道“新任礼部尚书人选最好还是自礼部之中选择为好,据臣所知,礼部副司礼程和程大人便是合适。
  
      此人正直稳重,对王朝礼仪皆是知晓,为官多年参与过很多王朝重大典礼。
  
      只不过其因出身不好,所以一直未得重用。”
  
      “嗯,此人朕也有听说,是个好官,朕会考虑的。”
  
      秦政没有立即定下此事。
  
      “谢国君。”
  
      孔维退下。
  
      这时吏部尚书许官正站了出来。
  
      “国君,臣有本要奏。”
  
      “许爱卿所奏何事?”
  
      “臣要举报现任刑部尚书朱榆贪污之事。”许官正一脸大义凛然,仿佛在做着一件极了不起的事情。
  
      秦政眉头微微一皱。
  
      凌王和凌王一党更是如此,太子一党的开场有些猛啊。
  
      “刑部尚书朱榆利用职权,贪污巨大,半年前,因为明都刘家富商之子当街调戏民女,被其拒绝,刘家之子便将民女奸杀,其女家人状告此事当时惊动甚大,国君亲自下令朱榆严查。
  
      结果事情却不知朱榆所禀报的那样,那个所谓伏法的人,并非是刘家之子,而是朱榆收了刘家的贿赂后,替他们找的替身。
  
      现刘家之子已经改名换姓,依旧在逍遥法外。”
  
      许官正说到最后,冰冷的目光从朱榆身上扫过。
  
      朱榆冷哼,便是站出,同样冷冷地扫过许官正。
  
      他道“许大人,说话可要有证据,本官问你,证据呢?如果空口无凭,本官可要向国君参你一个诽谤朝廷命官之罪啊。”
  
      秦政看向许官正。
  
      许官正连忙道“禀国君,此事证据虽是不足,但却不代表朱榆是清白的,臣请国君下令再重新彻查此事,若最后查证无果,臣愿受任何惩罚。”
  
      “许大人,你这是在戏弄国君吗?没有证据,便让国君下令随意彻查一位朝廷命官,若是如此,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要被彻查一遍啊?”
  
      朱榆冷声喝斥。
  
      “国君,臣断无此意,只是朱榆之事,必须如此。”许官正有些急了。
  
      太子秦元昭这时站出。
  
      “父王,儿臣认为许大人不会随意诬陷一位朝廷命官,他能这样说,显然是知道了什么,还请父王彻查此事,若是没有那是最好,若是有,也可正正朝廷的风气。
  
      明王朝若要强,便不能有贪赃枉法之事出现。”
  
      “太子说的好,好,此事朕准了,许官正,此事就交给你去查。”
  
      秦政沉吟片刻,便是答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父王”
  
      凌王秦元卓想阻止都不可能了。
  
      见太子秦元昭向他得意一笑,凌王气的险些暴怒而起。
  
      “父王,儿臣也有本要奏。”
  
      凌王站出。
  
      今天的政和殿的气氛有些不对啊,秦政眉头蹙起,心里有些不悦。
  
      不过还是问道“所奏何事,若是替朱榆说情就免了,此事查过再说。”
  
      “父王误会儿臣了,既然父王要查,那便彻查便是,儿臣相信清白的就是清白的,再查也无妨。
  
      儿臣所奏的事情与此事无关。”
  
      凌王知道彻查朱榆的事情,已经不可改变,他也不会在这上面纠缠,否则就是自讨没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