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虚数之环 > 无限回溯篇-第一百四十五章-伦丽

无限回溯篇-第一百四十五章-伦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混沌的空间中,光芒之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在处于空间传送通道的陈安。
  
  “供随机的这些坐标点确实不错,不过……”
  
  “要是真的完全随机呢?”
  
  ……
  
  “贝蒂,贝蒂?”
  
  一位穿着淡蓝色连衣裙,戴着白色帽子,身上挎着包包,有着一头碧绿长发,较白的皮肤,脸庞柔和的女人牵着一头大型雪白色的狗,在临海的沙滩上有些着急的说道。
  
  “汪汪!”
  
  被女人称为贝蒂的狗虽然有些着急,但是考虑主人的情况它并没有跑得很快,而是让主人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尽量带着主人向着前面带去。
  
  令人奇怪的是,女人一直闭着眼睛,除了左手牵着这条大狗外,她的右手还拿着一只拐杖,走的过程中探着前面是否有石子之类中小型的障碍物。
  
  女人是个盲人。
  
  今天的她在为北区的一个学生做了家访后,突然想要在附近的沙滩上散散步,不过还没有散步多久,一直陪伴她的导盲犬就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要带着她往一处地方走去。
  
  走了几分钟后,女人就感受到自己的导盲犬贝蒂停了下来,她右手的拐杖此刻也碰到了一个似乎很柔软的东西。
  
  女人蹲下身子,把拐杖放到一边,然后摸索着拐杖碰到的东西,右手很快就摸到了拐杖碰到的地方,其触感让女人很快就意识到,在这里躺着的似乎是一个人类。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这里躺着休息,我这就离开。”
  
  女人急忙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人家也许只是在这里躺着睡觉,自己这样的行为一定会被当做不礼貌的。
  
  只是,总感觉刚才碰到的地方,似乎有很多粘稠的液体?
  
  女人的右手也沾了些,被她打扰的这个人也没有回应,似乎在这里睡得很死。
  
  女人闻到了在咸味的空气中,那淡淡的血腥味。
  
  她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将右手上的液体凑到自己的鼻子前,如她所料,自己手上的液体是还未凝固的血液。
  
  “喂,喂,你没事吧?”
  
  女人再次蹲下来,牵着贝蒂的牵引绳放在大腿部,双手小心的摸索着眼前的人。
  
  很快她就摸到了眼前人的脸,这里似乎也有很多血液,更重要的是,她用手探了下这人的鼻子,发现气息十分微弱。
  
  现在这里离镇子虽然不远,但也不算很近,自己的力气也没办法把这个背起来,去叫最近的人家帮忙?可是这样得回走一段时间,但这倒着的人随时都可能没了气息。
  
  怎么办?
  
  怎么办?
  
  女人不知为何,身体有些颤抖,她有些慌乱的拍着这气息微弱的人的脸,说:“拜托了,快醒一醒,拜托了,快醒一醒……”
  
  女人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夜晚,那个时候。
  
  “唔……”
  
  陈安感觉自己的脸有水滴落了下来,嘴巴也被滴到,尝起来有些咸咸的,他勉强睁开了一只眼,立刻感觉到有人正在拍着自己的脸,自己的手也被什么东西舔着。
  
  一时没搞清状况的陈安动了动,察觉到陈安有了点动作后,女人的手停止了拍动,陈安这时才看到了在自己的身边有一个戴着帽子的女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女人闭着眼睛。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女人高兴的说道,陈安看到女人的眼睛处似乎还有眼泪。
  
  刚才自己脸上的水滴是这个女人流的眼泪吗?
  
  这还真是……
  
  陈安感觉自己的喉咙十分干涩,喉咙像是塞进了燃烧的火柴,他勉强说出了一个字:“水……”
  
  “你说什么?”
  
  女人没有听清,侧着头耳朵靠近道,陈安只好再次重复一次,这次听清楚的女人立刻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瓶水,小心扶起了陈安,打开瓶盖后摸索着递到陈安的嘴边。
  
  陈安一点一点喝着水,喉咙的干涩终于稍微好点,他现在的体内几乎没有多少虚数能,治疗和愈合用的虚数式只能释放一个初级的,这对于他现在的身体完全杯水车薪。
  
  “我送你去医院吧。”
  
  女人在陈安喝完这瓶水后问道,陈安感到喉咙发声没多大问题后,说:“谢谢,但是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儿就好,对了,请问这里是哪里?”
  
  女人只是摸到了陈安的脸,她并不知道此刻的陈安身体伤口有多少,多深,于是说道:“这里是见泽镇,真理之国边境的一个小镇,我叫伦丽,是小镇的一名老师。”
  
  陈安也回到:“我叫陈……陈东峻,抱歉,除了名字我似乎大部分记忆都想不起来了,对了,这是你的狗吗?”
  
  陈安对伦丽撒了谎,现在自己不管是名字还是样貌都不能被其他人知道,所以他临时给自己起了个假名和谎称失忆,并转移话题敷衍过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叫伦丽的女人一直闭着眼睛。
  
  是自己全身处于一丝不挂的状态?
  
  陈安赶紧看了眼自己的身体,衣服都好好穿着,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啊,对了,这是我的朋友贝蒂,它是一只导盲犬,就是它带我找到你的。”
  
  陈安眼球转动看向那只对着自己摇着尾巴的贝蒂,原来刚才舔自己手的是这条导盲犬。
  
  等等,导盲犬……
  
  陈安又看向伦丽,说:“你是盲人吗?”
  
  “嗯,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事,就成这样了。”
  
  伦丽并不是很想继续这方面的话题,她说:“你确定不用去医院吗?我刚才摸……到你的身上似乎有很多血。”
  
  陈安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毕竟自己都伤成这样,好在这个叫伦丽的女人看不清楚,自己也不用为伤口做太多解释。
  
  “似乎不是我的血,我也没啥记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了,我可以问问现在是多少号吗?”
  
  伦丽沉默了会,说道:“今天是二零四零年五月十号。”
  
  “五月十号吗……谢谢。”
  
  陈安在得知道需要的信息后,向伦丽说:“天似乎快要黑了,你赶紧回去吧。”
  
  “那你呢?”
  
  陈安双手撑着身体,好让伦丽不用再扶着自己,刚才的水让他恢复了点体力,身体各处虽然一直传递着危险的信号,但为了不让伦丽担心,于是说道:“我现在好多了,等会儿我就去镇子里找个住的地方,你不快点回去的话你家里人会担心的吧。”
  
  “没事的,我家里就我一个人。”
  
  陈安一时被堵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那你家人是在其他的地方吗?”
  
  “我父母在我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陈安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耳光子,自己本来应该想到会有这种可能的,为什么还要嘴贱说人家可能不想提起的事情?
  
  陈安万分抱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事,嗯,我也确定了,你不是个坏人。”
  
  “???”
  
  陈安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能跟上伦丽的思路。
  
  “所以我决定了,你现在来我家里暂时住一阵吧。”
  
  “???”
  
  陈安很想说你就这么没有防备吗,对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男子这样说,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不,不了,我这样不太方便,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没事了。”
  
  陈安立刻拒绝,哪怕自己打算隐姓埋名,也得注意不能牵连到其他人,而且眼前这个叫伦丽的女人的确是个好人,他并不想让这个好人为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是吗……”
  
  伦丽站了起来,牵起贝蒂和拿起拐杖,转过身说道:“那我就要去给小镇上的治安所报告了,说发现了一个全身有血的陌生男子在小镇附近,可能是其他国家的间谍……之类的……”
  
  陈安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明明上一秒还觉得这个女人是个好人,怎么现在自己又不这么想了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