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对手 > 第二卷 双雄对决之中日决战_第三百零一章 最新机构

第二卷 双雄对决之中日决战_第三百零一章 最新机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到这也许大家就都明白了,杜晖诈伤原来是为了发行新币啊!不过东北军一旦发行自己的货币蒋介石不是还会把东北军看出是叛徒吗?总有一天他还是要剿灭东北军的啊!既然杜晖穿越了,内战能避免就尽量避免啊!其实这都是杜晖的“棋”,他让李文化在前面提出非常苛刻的要求,即便你答应了第一个,还会有第二个,这种情况下基本蒋介石给了李文化10亿大洋,也解决不了真正的问题,随后李文化就借口没钱了,然后自己发行货币,蒋介石政府肯定不干,弄不好双方会剑拔弩张,而这个时候杜晖却突然的“醒来”,然后就可以从中周旋了,并且李文化等东北军将领可以把张学良的事拿来说,你蒋介石居然扣押了少帅等等,反正大家都需要口实,而李文化的身份是张作霖的卫队长啊!这些事他出面是最好的,我们打仗你中央政府也不发军饷,现在货币已经发行了,收回是不可能了,不过杜晖司令既然醒了,我们还是会听司令的,除了发行新币这事外,以后其他事还是可以听中央的,而杜晖就会斡旋并且让蒋介石知道,我杜晖是站在你委员长这边的,只要我还活着,东北军还是要给我些面子的,无论是打小鬼子还是什么的,我们一定出力到最后,更何况我们的关系是你给我亲身刺的“血债血偿”啊!这是流传千古的佳话啊!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有一天我不幸战死了,那么东北军将会何去何从,我杜某人就真的管不了了,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很多吗?就如同众皇子争皇位是一个道理,我在可保东北军安然无恙,我不在、、、、、结果杜晖的这步棋走完,出现了一个新的情况,蒋介石都要成天“烧香拜佛”,在自己没有能力和东北军一较高下之时,你杜晖最好是长命百岁吧!政治这东西比军事还残酷,一步棋走错,也许就没有了翻身的机会了,而杜晖是唯一能制约东北军的“人”,这步棋让蒋介石有了投鼠忌器的感觉,同时也让杜晖出入国民政府如履平地了,而杜晖摇身一变从蒋介石要对付的人一下子成了他要保护的人了,多少也可以让让感叹“世事难料”啊!后来蒋介石给何应钦下令要保证杜晖的安全,何应钦接到命令后都愣了、、、、
  
  而且杜晖还通过一件事情,增设了一个机构,使得中国即使不能马上雄霸全球,也为将来的称霸奠定了足够的基础,这是杜晖回到东北后,李文化按照杜晖的安排发行新币后的事,杜晖把各种处理结果拿出来和大家分析,并且希望抓住把柄打压蒋介石政权,结果李文化出了个馊主意,他跟杜晖说:“现在有好多部队想加入我们,我们收编一部分军队后,然后在炮制一起事件,比如说他们违反了军纪,随后发生兵变,然后在让他们跑回到中央军那里去,我们就可以说这是中央军指使的等等、、、、”结果杜晖摆了摆手道:“即便我们把这事放大都不行,首先我们说放大,比如他们袭击了司令部,也就是我吧!只要我没死,他们跑到国民党那边,我们就说是国民党指使的,即便这些人都是我们安排的,都不可能成事,其次我说原因,这就和下棋一样,你走一步人家也走一步,你想吃人家马,难道人家不会走吗!中央军可以倒打一耙的,他们直接就可以说我们陷害他们,即便上述事情都是真的的话,因为我没死啊!在退一步讲,即便我没死,你和长江都死了,人家都可以说这是我们的苦肉计啊!当年武则天为了上位亲身杀了自己的孩子,诬陷王皇后这就是例子,看问题不要把对手看扁了,也不要总是站在自己这边分析对手,那样弄不好的话,我们反被中央军说成是诬陷他们呢!大家要记住,即便这些都是真的,我们也只能打掉牙往自己肚子里吞,因为在我们看来是有理的事,也要站在对手的角度想一想、、、并且即便蒋介石命令杀手来杀我,我们现场抓住了杀手,并且杀手也指正蒋介石,都没有办法定委员长的罪的。<>”李文化挠了挠头道:“这又是为什么?”杜晖笑着解释道:“还是那句话,委员长只要咬死了我们陷害他,这就变成了无头公案了,并且哪个机构能审批委员长呢!还有他蛮可以倒打一耙说,如果我想杀你杜晖,绝对可以借刀杀人,根本不用蠢到自己动手,难道我这个委员长就这么不堪吗?大家想想那时候老百姓会同情谁?西安事变的结果就摆在那,人千万不要刚有点成绩就翘尾巴,我们现在是能打仗,中国历史上能打仗的将军多了,可后来怎样?”满长江说道:“那我们干脆独立好了。”杜晖皱着眉摇了摇头道:“你去写小说吧!”满长江没明白杜晖的意思一愣,杜晖解释道:“只有那样你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难道你以为委员长的脑袋是白给的吗?他的攘外必先安内可不是说说的,要是我们真的反了,蒋介石都是可以联合小鬼子先灭了我们在和鬼子开战的。”别人不知道,杜晖可是知道的,为了和共产党开战,蒋介石放弃了在日本驻军的绝佳机会,导致后世中国多么被动就不说了,同时他还利用冈村宁次熟悉共产党的特点,居然让他给国军当参谋,一般的中国人是不可能和杀了我们那么多人的魔头合作的,满长江纳闷道:“能吗?”杜晖说道:“你太不了解蒋介石和政治了。<>”这次会议后,东北军的将领开始跟着杜晖学习政治,东北军也逐渐成为了一支军事过硬、政治成熟的队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