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9章 “定能让那些臭家伙们好看!”

第19章 “定能让那些臭家伙们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教给青登素振还有拔刀、收刀之法后,冲田今日便没有再教青登别的新东西。
  至于为什么,冲田也有给青登做出过解释——在目前还在打基础的阶段,若是一下子学习太多的东西,会揠苗助长,弊远大于利,他让青登今日先专注练习素振和拔刀、收刀。
  不可一口吃成个大胖子——这个道理,青登自然是懂的,因此他没对冲田的这个安排有任何怨言,规规矩矩地交替练习着素振和拔刀、收刀。
  来来回回地做着枯燥、机械的练习,但青登却并不感觉无聊或不耐烦。
  倒不如说还正相反——他越练越觉得兴致盎然。
  究其原因,便是因为在“剑之逸才”的加持下,那种能感到自己在飞速进步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上瘾了。
  为什么前世的游戏,这么容易让人上瘾?因为游戏的正反馈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
  打个怪,就能收获到经验值,然后看到自己的经验条上涨,在升级后能用升级得来的点数来加强自身。
  如此快捷且直接的正反馈,甩背单词、背课文不知多少条街。
  你认认真真地背单词,结果到头来却还是没有记住——这么垃圾的正反馈,能让人上瘾才有鬼。
  “剑之逸才”所带来的强烈正反馈,让青登像着了迷一般,一直待在试卫馆里苦心练剑。
  青登就这么在试卫馆里,从早晨……待到了黄昏。
  ……
  ……
  即将要沉入地平线下的落日,将暗黄色的夕阳光有气无力地顺着窗户打入试卫馆的道场里。
  当了一天的教练的冲田瞥了眼窗外的夕阳后,用力地拍了拍双手:
  “好啦!今日的练习到此为止啦!”
  冲田的这句大喊,让场内众人纷纷放下手中的竹剑,也让正全心全意地练习着拔刀和收刀的青登的意识,回到了现实。
  ——嗯?已经这么晚了吗?
  青登用讶异的目光,看着窗外的夕阳。
  因为一直专心地练剑,导致青登都没有发现时间原来已经那么晚了。
  近藤此前有跟青登介绍过:这座试卫馆是早上8点钟时开馆,临近下午6点时闭馆。
  青登观察着窗外的天色——再过大概半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太阳就要完全沉进地平线底下了。
  “今日的练习就到这了!”冲田两手叉腰,“大家赶紧一起收拾一下道场,然后回家吧!最近的世道不怎么太平,大家可别太晚回家了。”
  随着冲田此话落下,馆内众人齐声应和了声“是”后,纷纷放下各自手中的竹剑,然后搬出抹布、水桶等各式打扫工具,开始打扫道场。
  这是这个时代的道场规矩之一——除非是一整天下来,都没几个学徒在道场里练过剑,否则在剑馆闭馆时,仍留在剑馆里的学徒们有义务留下来,一起将道场打扫干净,主要就是擦擦地板。
  除了青登之外,目前仍留在试卫馆内的学徒们,总计有9人。
  因为青登是今日新来的,所以目前全试卫馆上下的所有学徒,都是青登的师兄。
  青登就这么跟着他的这些师兄们,拿起抹布,伏在地上,擦拭着被许多人的汗水给“滋润”了一整天的道场地板。
  冲田也有加入到对道场的打扫之中。
  他不仅有参加,还是那个手脚最麻利的,他一个人就擦掉了道场五分之一的地板,而且擦得还极其干净。
  在顺利地打扫完卫生后,冲田便像个站在小学门口、监督学生们回家的班主任一样,双手叉着腰,站在试卫馆的馆门前,目送着每一个离馆的弟子。
  “冲田君,再见。”
  “嗯,再见。记得回去后,在私底下多练练素振,你的素振还是得再加强一下。”
  “冲田君,再见。自明日起我要回趟老家,大概要等几日后才能接着来剑馆练剑了。”
  “嗯,好。你的素振也同样有待加强,平日里也要多练练素振。”
  ……
  此时的冲田,变回了此前那副总是笑容满脸的开朗模样,再不见他刚才教人习剑时的那恶狠狠、凶巴巴的神态。
  青登,是最后一个离馆的人。
  “橘君,再见。”冲田微笑着,主动朝青登告别,“今日练了一天,你一定也很累了吧。回去后记得早些休息。”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最好每日都抽出一点时间来练习素振。”
  “素振是基本功中的基本功,一定得多练、常练、苦练。”
  “嗯。”青登用力地点了点头,“冲田君,再见。你也早些回家休息吧。”
  “我不用回家呀。”冲田莞尔一笑,然后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脚下的地面,“我就住这里。”
  “冲田君你原来是住在试卫馆的吗?”青登一愣。
  “准确点来说,是住在近藤兄他们家。”冲田解释道,“咱们试卫馆是很典型的那种馆主的家和道场是一体的那种构造。”
  “喏,你看,那间和道场相连的屋子,就是近藤兄他们一家人平常住的地方。”
  冲田抬手指了指道场后方,与道场相连的一间朴素民房。
  “我们冲田家和近藤家的关系很好,和一家人差不多。”
  “为了方便练习剑术,在刚加入试卫馆后没多久,我就搬到了这儿来,和近藤兄他们一块住。”
  “直接住进剑馆吗……那的确是很方便呢。”青登由衷地感慨道。
  在前世念中学的时候,青登最羡慕的就是那种离学校倍儿近的人。
  他就属于那种家离学校有点距离的学生。
  每天上学,他都得猛踩半个小时的脚踏车。
  这段每天都得像脚踏车运动员一样猛踩脚踏车的时光,青登每回忆一次,都会感觉心底涌出一阵恶寒……
  “我记得近藤君有跟我说过,他父亲还有他母亲今日恰好都不在家。”青登这时换上半开玩笑的语气,“而近藤君现在也因有事而暂时不在。”
  “那这样一来,今日不就只剩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地方?”
  “是啊……”冲田无奈地笑了笑,“今夜不论是做饭还是烧洗澡水,都得自己动手了……”
  “今晚我也懒得做饭了,就随便吃点东西好了。”
  “啊,说起近藤君……”青登这时像想起了啥事一样,怔了怔,“冲田君,我可以问一个和近藤君有关的问题吗?”
  “嗯?你要问啥?”
  “我今日听铃木君他说:咱们师傅今年已经68岁了。”青登缓缓道,“我稍微有点在意呢……师傅和近藤君的年纪差得似乎有点多啊,近藤君是师傅他的养子吗?”
  今日,在听铃木君介绍试卫馆的“五大金刚”时,青登便对近藤父子俩的年龄差相当在意。
  据铃木君所言——他们的师傅近藤周助今年都68岁了。
  而身为近藤周助儿子的近藤勇的年纪,怎么看也都只有25岁上下。
  四十余岁的年纪差……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正常的父子会有的年龄差。
  “哦,这个呀……”神色变得微微有些怪异的冲田,抬起手来把玩他后脑勺的那根纤细的高马尾,“你猜得没错哦。”
  “近藤兄他是师傅的养子。”
  “近藤兄原本是多摩的一户富农的儿子,原名‘胜五郎’。”
  “师傅他一直没有自己的子嗣,在一次极偶然的机会下,他遇到了近藤兄。”
  “师傅非常喜欢近藤兄的性格,而近藤兄所展现出来的剑术天赋,也让师傅相当欣喜。”
  “于是,在近藤兄16岁的那一年,他被师傅正式收为了近藤家的养子。”
  话说到这,冲田长叹口气。
  眉宇间涌出了几分忧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