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26章 冲田君是笨蛋与重案来了!

第26章 冲田君是笨蛋与重案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俊美的容貌,柔顺的黑发用紫色缎带在脑后绑成一条柔顺且纤细的高马尾,双颊上一直挂着若有若无的柔和笑意,除了所穿的衣服和昨日不同之外,其余地方皆与昨日没甚差别——正是昨日才在试卫馆邂逅的那位美少年:冲田总司。
  在青登向冲田投去讶异目光时,现在正一手抓着一个馒头的冲田也在讶异地看着青登。
  “橘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刚才正在这附近巡逻,瞧见这里有座茶屋,就想着来这儿歇歇脚顺便解决下午饭。”
  “哦哦!那还真是巧了!”冲田笑着向青登招了招手,“我这里还有个空位,不嫌弃的话,可以和我拼作一桌哦!”
  冲田所坐的桌子,是那种只能容纳2人就坐的小桌。
  独自一人坐在这张小桌边上的冲田,其对面还有一个空位。
  现在是午饭时间,正是茶屋、饭馆等这类场所人流量最大的时间段之一。
  青登目前所身处的这间茶屋,也基本不剩几张空位。
  见冲田主动向他发出了拼桌邀请,那青登也恭敬不如从命,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到冲田的对面就坐。
  “冲田君,你又是怎么会在这?”跟茶屋的手代点了杯便宜的茶水后,青登向冲田问道。
  这位美少年,现在正一手一个地往嘴里塞着红豆馅的日式馒头,两只脸颊鼓得像往嘴里塞满了过冬食粮的仓鼠一样。
  【注·日本的馒头是带馅的包子】
  “今日试卫馆没什么活儿要干,所以我也就难得地出来透透气。”
  “这座茶屋是我最近常来的‘宝地’哦。”冲田将嘴巴里的馒头一口气吞进肚里后,展眉笑道,“这座茶屋卖的馒头又甜又软,非常合我胃口。”
  “只要吃上几块这里的馒头,就什么郁闷心情都没有了!”
  说罢,冲田将摆在他身前的那个还剩3个馒头的盘子往青登的方向推了推。
  “橘君,你要不要试试看?”
  青登也蛮喜欢吃甜食的。
  面对冲田推来的馒头,青登也不多做扭捏,大大方方地拿过冲田盘子里的一块馒头。
  在将馒头送进嘴里后,青登的眉头立即因讶异而微微一挑。
  味道的确相当不错。
  松软度和甜度都恰到好处。
  一直在留心观察着青登表情的冲田,这时兴冲冲地向青登问道:
  “橘君,你也喜欢吃甜食吗?”
  “嗯?是啊,我是那种几天下来不吃一点甜的东西的话,就会感觉浑身不舒服的人。”
  “我也最爱吃甜食呢!”展露出灿烂笑容的冲田,两只眼睛都完成2个月牙儿,“我比你还严重一点,我每天不吃点甜食,就感觉周身不自在。”
  “所以我一直都随身携带这个。”
  冲田把手伸进怀里摸索了一下,掏出了已经吃剩一半的金平糖。
  金平糖是一种外形像星星的小小糖果粒,甜甜的,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的小孩们最爱吃的零食之一。
  “话说回来——橘君。你刚才既然就正在这附近巡逻的话,那怎么不见你的冈引啊?”冲田面带疑惑地向左右望了望。
  “我没有冈引哦。”青登轻描淡写道,“我们家欠了雅库扎一笔数额极夸张的赌债,所以没有余财去请冈引。”
  “赌债?”冲田双目瞪得溜圆。
  冈引制度——能让南、北番所仅凭那么点警察力量就维护住江户治安的第2大特殊制度。
  冈引,也称目明,有着相当多的名称,其职能类似于现代的辅警。
  幕府也知道仅靠这么点警察力量,维护如此大规模的都市的治安,完全是痴人说梦。
  于是,在幕府的默许下,南、北番所“三回”的同心们,都能动用自己的私财,去雇佣他人来给自己干活。
  这些被同心用私财所雇,负责协助同心维持治安的人,便被称为“冈引”。
  用现代的话来讲,他们就是一帮没有正式编制的编外人员。
  不……连编外人员应该都不如,准确点来讲,他们只不过是一帮从同心那儿领薪水的打工仔而已。
  因为并非官府的编制人士,所以冈引既可以由武士来当,也可以由平民来当。
  成为某名同心的冈引后,就可以从官府那领到一柄十手,以此来作为自己冈引身份的证明。
  冈引的招募没有限制,全看同心们的个人喜好。
  若你愿意,你去将路边的一个乞丐聘为冈引也不是不可。
  虽然偶尔会出现那么几个极厉害的,能协助与力和同心去调查案子、破解案子的冈引,但这样的冈引只是极少数。
  绝大部分的冈引,基本只能做点杂活、累活,主要的办案工作,还是要靠同心自己。
  帮忙分担工作量的“冈引制度”、帮忙减少工作量的“町民自治制度”——江户的“三回”,就是靠着这2大制度,才成功仅凭这么点警察就维护住江户的治安。
  前日晚上,在那场对“仁义众”的剿灭行动中,当时跟着有马、青登、猪谷、牛山4人一起冲进屋内的那一大票人,就是猪、牛二人的冈引。
  青登如果没记错的话——牛山养着5个冈引,而猪谷所养的冈引便稍微多一些,被猪谷所雇的冈引足足有9个。
  在青登接替他父亲的位置进入定町回时,他们橘家就已经是欠债状态了,因此青登自然是没有那个多余的钱财去聘请冈引来给自己打杂,一切大小活都得自己亲力亲为。
  定町回的同心在巡逻自己的辖区时,往往会让麾下的几名冈引与自己同行,所以冲田刚刚才会向青登问出“怎么不见你的冈引”。
  言简意赅地向冲田告知了自己目前这被亡父的赌债所拖累的家庭情况后,冲田神情尴尬地向青登道歉:
  “抱歉……我好像不慎提到了什么不应该去提的事情……”
  “没事,不用道歉。”青登向冲田洒脱一笑,“我并不在意。”
  青登刚才所点的茶水,这时已经端了上来。
  伴着这稍有些劣质的茶水,青登开始啃着九兵卫今早交给他的那仨饭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