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93章 青登:“请你收回刚才的话!” 5800字

第93章 青登:“请你收回刚才的话!” 5800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佐那子站在离青登不算远的一棵白梅树下。
  
  
  
  只见此时的佐那子,不再是青登初次邂逅她时的那副身着鹅黄色和服、挽着岛田髻的大家闺秀的打扮。
  
  
  
  今日的她,很有武家之女的风范——上身穿着直襟中袖的白色剑道衣,下身则是围着下摆长及脚踝的黑色剑道裙,套着素净白袜的双脚蹬着对蓝纽的平底木屐,左腰间佩着把蓝柄蓝鞘的胁差,乌黑的秀发在脑后用蓝色的缎带束成一条利落的、长及腰间的高马尾。
  
  
  
  或许是因为发型及身上的穿着变了吧,佐那子身上的气质都因此一变,眉眼间多了抹凌厉的英气。
  
  
  
  这份英气为她平添了份别样的魅力。
  
  
  
  既有男性的英气又有女性的柔美的剑道服美人,站在落英缤纷的白梅树下——这本应是一副如画卷般的和谐美景。
  
  
  
  然而这副美景的和谐气氛,被围拢在佐那子身前的5名武士给打破了。
  
  
  
  这5名武士的年纪都很轻,身上的衣着也都还算整洁、得体。他们组成一个扇形的“阵型”,气势汹汹地半包围着现在眉头微蹙的佐那子。
  
  
  
  周围正在赏梅的游人们,在听到佐那子这边所传出的动静后,纷纷围拢过来凑热闹。
  
  
  
  当然……真正过来凑热闹的,只有少数,绝大多数都是来看佐那子的。
  
  
  
  不少人在听到动静,循着声音转过头来,见着佐那子的容貌后,立即双眼放光,喜滋滋地打着“凑热闹”的旗号跑过来,“欣赏”佐那子的美貌及身段。
  
  
  
  佐那子现在所穿的剑道服,那可比那些女式和服要显身材得多了。
  
  
  
  剑道裙一般都是提拉到腰间,然后在腰间束紧,既显腰身,又能大大凸显熊的存在感。
  
  
  
  在剑道服的映衬下,佐那子她这超群绝伦的身段得到了极佳的展现。
  
  
  
  “怎么了?怎么了?”站在青登身旁的冲田,这时一脸茫然地左顾右盼,“发生什么事了?”
  
  
  
  冲田刚才一直在专注地仰头欣赏空中纷飞的梅花瓣,所以完全没有留意到刚才的大喝,直到现在发现周围的人群在骚动才发现似乎是出啥事了。
  
  
  
  “冲田君。”青登沉声道,“我看见佐那子小姐了,她似乎是正被什么人给纠缠。”
  
  
  
  “什么?”冲田一怔,随后急急忙忙地踮起脚尖,循着青登的视线看过去,“在哪?佐那子小姐在哪?”
  
  
  
  尽管冲田已经将他的脚尖给踮到极限了,但身高完美融入周围的人流之中的他,不论怎么踮脚、伸脖颈,视野都还是被周围那密集的人群与树木给遮蔽住,迟迟找不着佐那子的身影。
  
  
  
  “佐那子小姐在那边。”青登扶了扶腰间的佩刀,“冲田君……我们过去看看吧。”
  
  
  
  虽然完全没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清楚围住佐那子的那5名武士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干嘛要纠缠佐那子,但青登下意识地觉得这5人应该来者不善。
  
  
  
  因为他刚才很清楚地听到——这5人里的某个谁对着佐那子大喊了声“你们小千叶剑馆,为什么不担起你们应负的责任?”
  
  
  
  如此内容的叫喊声……让青登觉得这5人极有可能是什么过来找身为“小千叶剑馆大小姐”的佐那子麻烦的人。
  
  
  
  佐那子是他们试卫馆的朋友,和近藤、冲田他们有着极良好的情谊——就凭这层关系,青登就难以对现在似乎遇到不明人士纠缠的佐那子置之不理。
  
  
  
  至于和佐那子关系非常不错的冲田,他就更不可能无视貌似遇麻烦了的友人了。
  
  
  
  只见冲田用力点了点头,应了声“好”后,便跟着青登一起拨开人群,向着佐那子所在的方向靠过去。
  
  
  
  就在青登领着冲田和斋藤费力地挤开身前的人群时,他陡然听见——佐那子对着围拢在他身前的5名武士……准确点来说,是对着站在这5名武士里最中央的一名容貌颇英俊的青年,以不耐的语气喝道:
  
  
  
  “四堂兄,该说的话,我刚才都已经说完了,请你们让开。”
  
  
  
  “佐那子。”那名英俊青年双手叉腰,没有理会佐那子让他们离开的要求,而是自顾自地以严厉的口吻对佐那子说道,“你的话说完了,但我的话没有说完。”
  
  
  
  在听完佐那子与那英俊青年的这组对话后,青登与冲田双双面露讶色。
  
  
  
  “这声音……”冲田是为英俊青年的声音所惊。
  
  
  
  “四堂兄……?”而青登则是惊讶于佐那子对那名英俊青年的称呼。
  
  
  
  这时,他们听见英俊青年以高上几个度的话音,向佐那子接着喝道:
  
  
  
  “你们小千叶剑馆是时间太多了吗?有那么多时间,做什么不好?跟试卫馆这种三流剑馆在这玩无聊的游戏?”
  
  
  
  试卫馆这种三流剑馆……在这句话窜进耳中后,青登的眉头顿时皱紧。
  
  
  
  冲田神情微变。
  
  
  
  不苟言笑的斋藤,此刻也扬起视线,看向这名英俊青年。
  
  
  
  同样变了脸上神情的,还有佐那子。
  
  
  
  佐那子的柳眉拧起来,一抹抹愠色在其脸上浮现。
  
  
  
  倏忽之间,一道惊呼从不远方传来:
  
  
  
  “咦,这不是多门老弟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只手各举着一支大概是从附近的某座摊贩里买来的烤鱿鱼的千叶重太郎,一边向着英俊青年投去错愕的视线,一边奋力挤开挡着他的“人墙”。
  
  
  
  阻于千叶重太郎身前的“人墙”很薄,所以他很快便穿透了所有“阻碍”,来到佐那子的身边。
  
  
  
  “重兄。”英俊青年沉声道,“我是专门过来劝你们的。”
  
  
  
  “劝我们?”千叶重太郎眉头跳了跳。
  
  
  
  “和试卫馆这种学徒数量少、学徒们的剑术水平又普遍差劲的三流剑馆在这玩无聊的‘合战游戏’……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请你们小千叶剑馆担起身为一座大剑馆应负的‘将弟子培养成材’的责任,将宝贵的时间用于培育弟子或其他的正事上,不要宝贵的时间浪费在玩游戏上!”
  
  
  
  “啧……”千叶重太郎的表情,霎时间变得和佐那子一样——不悦之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千叶重太郎的脸上冒出。
  
  
  
  千叶重太郎张了张嘴,正欲对英俊青年说些什么时——
  
  
  
  “重太郎先生,佐那子小姐。”青登此刻总算是成功领着冲田和斋藤,将层层人流拨开,从厚密的人群中挤出。
  
  
  
  千叶重太郎:“橘君?总司君?”
  
  
  
  正比肩而立的兄妹俩,向突然现身的青登一行人投去诧异、愕然的视线。
  
  
  
  朝冷不丁出现的青登等人投去愕然目光的,还有那个英俊青年。
  
  
  
  他先是一脸疑惑地将视线都集中在青登这个陌生人的身上。
  
  
  
  但在发现青登身边所站着的冲田后,他瞬间变了神色,马上将所有的视线、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冲田身上。
  
  
  
  “冲田君……?”英俊青年挑了挑眉,用只有他才能听清的音量,轻声呢喃着冲田的名字。
  
  
  
  在众人情绪各异的视线注视下,青登缓步走到了千叶重太郎和佐那子的身边。
  
  
  
  刚于兄妹二人的身旁站定,青登便立即直截了当地向兄妹二人问道:
  
  
  
  “重太郎先生,佐那子小姐,这位是?”
  
  
  
  眉头仍紧皱着的青登,抬手向着英俊青年一比。
  
  
  
  “呃……”千叶重太郎一脸尴尬地抬手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
  
  
  
  他光看青登、冲田他们此时的神情,便知道:英俊青年刚才所说的那些对试卫馆的嘲讽,应该是都已让青登他们听到了……
  
  
  
  千叶重太郎窘迫地干笑了几声:
  
  
  
  “橘君……这位是我伯父千叶周作的四子:千叶多门四郎,也就是我和佐那子的堂兄弟。”
  
  
  
  ——千叶周作的四子……?
  
  
  
  青登扬起视线,细看千叶多门四郎的五官——样貌的确和重太郎、佐那子他们有些相像的地方。
  
  
  
  “……冲田君,好久不见了啊。”这时,千叶多门四郎忽然主动向冲田打起招呼。
  
  
  
  “是啊,非常遗憾呢。”冲田冷哼一声,一脸冷漠,“不慎见到了你,害我刚才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被冲田狠狠地暗讽了一通,千叶多门四郎却没有展露出丝毫的愤恨,反而还洒脱地笑了笑。
  
  
  
  青登还未来得及为冲田和千叶多门四郎这像是彼此曾有过什么恩怨的互动表露出疑惑呢,冲田便主动将身子靠得离青登更近了一些,用只有她和青登才能听清的音量帮千叶重太郎补充着对千叶左门四郎的介绍:
  
  
  
  “橘君。这个千叶多门四郎是玄武馆的师范代。”
  
  
  
  说到这,冲田顿了顿,随后表情复杂地以幽幽的口吻接着说:
  
  
  
  “他同时也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很瞧不起我们试卫馆、根本不愿和我们试卫馆交流剑术的那些人之一……”
  
  
  
  青登的双眼微微眯起。
  
  
  
  冲田的这句话,让缠绕在他脑海里的最后一点迷雾轰然消散——他即刻明白过来,这个千叶多门四郎刚才为何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肆无忌惮地称他们试卫馆为“三流剑馆”。
  
  
  
  “多门老弟!”
  
  
  
  青登他们听到了千叶多门四郎刚才对试卫馆的讥讽……这让被夹在亲人与友人之间的千叶重太郎窘迫地连表情都不知该怎么摆。
  
  
  
  为了能尽快摆脱这尴尬至极的窘境,千叶重太郎用力地清了清嗓子,向着千叶多门四郎将脸一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