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95章 青登:“让我来做总大将!” 8000字

第95章 青登:“让我来做总大将!” 8000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瞧她那熊和屁股,她是怎么长的啊,其余的地方都那么瘦,却唯独那几块地方的肉那么多。”
  
  
  
  “喂,你们说——千叶佐那子她那儿长那么大,待会比赛开始,激烈得打起来时,她那儿会不会摇晃得很厉害呢?”
  
  
  
  ……
  
  
  
  这番对话,传自毗邻试卫馆的“本阵”,位于试卫馆“本阵”西侧的某片观众席上的4名中年人之口。
  
  
  
  这4名中年人都穿着打有很多补丁的衣服。此时此刻,他们4人仍在那不断交谈着。
  
  
  
  他们也知道他们刚才所聊的那些,都是会得罪试卫馆众人的内容,于是他们都是努力压低着音量。
  
  
  
  然而——他们都很不擅长如何细声说话。
  
  
  
  尽管他们已经奋力压低音量了,但正于“本阵”内等待比赛开始的青登等人还是清楚地听到了这4人的谈话内容。
  
  
  
  霎时间,众人的脸上顿时攀上股股懊恼之色。
  
  
  
  青登的眉头此刻也蹙了起来,眼中、脸上浮起肉眼可见的不悦。
  
  
  
  不过,青登也只是感到不悦而已,并没有像此前听到千叶多门四郎称试卫馆为“三流剑馆”时那样感到生气。
  
  
  
  因为二者之间的性质不太一样。
  
  
  
  那4人刚才的言论虽不好听,但他们所说的都是铁打的、无法去质疑的事实……
  
  
  
  他们试卫馆的名气、规模、学徒数、生源质量的确都是远远不如小千叶剑馆。
  
  
  
  这场马上就要开始的比赛之所以能有那么多的观众,小千叶剑馆功不可没。
  
  
  
  目前观众席上的不少观众,应该都是被小千叶剑馆的大名给吸引来的。
  
  
  
  试卫馆?什么来的?完全不认识,我们是来看小千叶剑馆的。
  
  
  
  几名脾气较爆的学徒这时转过头,朝那4名中年人投去恶狠狠的视线。
  
  
  
  中年人们注意到这束束都快凝聚成具体的杀意的视线后,马上意识到他们刚才的话怕是让试卫馆的人都给听到了,脸色瞬时变得煞白,急匆匆地转身离开。
  
  
  
  某人站起身,想去追这4名中年人,但被近藤给喝止了。
  
  
  
  “你想去哪?回来!”
  
  
  
  此人忿忿不平地看了近藤几眼后,咬咬牙,坐回到他的位置上。
  
  
  
  近藤自然也听到了那4名中年人刚才这毫不中听的言论。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近藤自然是不可能会让门下的学徒去节外生枝。
  
  
  
  再说了……近藤也和青登一样,对那几人刚才的言论有着理智的判断。
  
  
  
  他们几人刚才的那些话也并没有说错什么,找他们理论,也是试卫馆的众人不占理。
  
  
  
  为了锻炼近藤,周助将今日这场比赛的所有管理权、指挥权都交给了近藤来全权负责。
  
  
  
  他本人今日将不会插手任何和比赛相关的事务,他将会和阿笔一起待在“vip席”上,静观比赛直到结束。
  
  
  
  肩负如此重任的近藤,看了看脸上都挂着不忿、不悦之色的众人后,深吸口气:
  
  
  
  “全都专心一点!别理会那些人的琐碎之言!”
  
  
  
  为了重振大家的士气,也为了顺便尽量消解大家的紧张之情,近藤展开了简短但激昂的“动员演说”。
  
  
  
  近藤的这番“动员演说”作用不小,不少人在听完后,神色变好看了不少。
  
  
  
  青登也稍稍按捺住了心中的不悦。
  
  
  
  这时,青登陡然发现——对面小千叶剑馆的“本阵”中,佐那子仍在那做热身。
  
  
  
  她手持一柄竹制的胁差,时而向着身前的空气重重劈出一刀,时而一转刀身,朝前刺出一击。
  
  
  
  神情严肃,一丝不苟。
  
  
  
  青登总感觉现在即便是去唤佐那子,正极其专心地热身的她,应该也听不见任何除自己的挥刀声之外的其余声响。
  
  
  
  看着佐那子这极度专注的面容……青登不由得将脑袋一偏,向着身旁的冲田低声感慨道:
  
  
  
  “佐那子小姐干劲很足的样子啊……”
  
  
  
  冲田看了眼对面的佐那子后莞尔一笑:“佐那子小姐是个性格很好强的人哦。”
  
  
  
  “因为性格好强,所以她不论做起什么事来都格外地认真、专注,格外地有干劲。”
  
  
  
  “也因为性格好强,所以佐那子小姐她……挺在乎胜负输赢的。”
  
  
  
  “橘君,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试卫馆曾在‘红白合战’上赢过小千叶剑馆2次吗?”
  
  
  
  “我印象很深呢,每逢我们赢过小千叶剑馆时,佐那子小姐都会露出很不甘心的表情。”
  
  
  
  话说到这时,冲田突然舔了舔嘴唇。
  
  
  
  “啊……好像有点渴了。”
  
  
  
  冲田仰起头朝后方一看。
  
  
  
  “橘君,我记得后面的不远处有一座糖水摊,你要不要和我现在一起去喝一碗糖水?”
  
  
  
  听到冲田这么说后,青登才发现自己现在刚好也有点渴。
  
  
  
  于是未作太多的思索,青登向冲田点了点头。
  
  
  
  现在还有一点时间,完全够青登和冲田一起到附近喝碗糖水再回来,因此近藤也未阻拦青登和冲田,只对二人提醒了句“早点回来”。
  
  
  
  青登和冲田一前一后地奔到了冲田所说的那座离比赛场地很近的糖水摊。
  
  
  
  这座糖水摊这时刚好没有什么客人,青登二人顺利地各点了一碗糖水后一饮而尽。
  
  
  
  “哈……喝了自己喜欢喝的东西后,果然就不会觉得有那么紧张了呢。”冲田一边感慨着,一边将一饮而尽了的空碗递还给糖水摊的摊主。
  
  
  
  “冲田君,你现在很紧张吗?”青登将手里的最后一口糖水灌入口中。
  
  
  
  “刚才还挺紧张的。”冲田嘻嘻一笑,“但在喝了爱喝的糖水后,就感觉好受多了。”
  
  
  
  “那就好。”青登将空了的碗还给糖水摊摊主,然后以谐谑的口吻接着道,“冲田君你可是我们试卫馆的绝对主力啊,你如果因太过紧张而导致发挥失常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啊。”
  
  
  
  “……其实,不论我现在的状态究竟怎么样,结果都不会有什么差别啦——我们今天肯定是打不赢小千叶剑馆的,我么今天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倾尽全力地向周围的看客们展示我们天然理心流的威力而已。”
  
  
  
  青登一怔,然后扭头看向正将嘴唇抿得紧紧的冲田。
  
  
  
  “我们试卫馆的两大主力:源叔和土方先生今日都不在。”
  
  
  
  源叔和土方先生……青登思索片刻后,才想起冲田所说的这二人是他直到现在都未曾蒙面的试卫馆的重要成员:井上源三郎和土方岁三。
  
  
  
  “我们面对小千叶剑馆唯二胜过的那两场比赛,都是我们试卫馆的所有主力俱在才勉强打赢的。”
  
  
  
  “今天源叔和土方先生全都缺席,不论怎么想,我们试卫馆今日都是胜算渺茫啊……”
  
  
  
  话说到这时,冲田猛地停住,然后用力地摇脑袋,纤细的马尾辫四散飞扬。
  
  
  
  “不好不好不好,怎能在比赛都还未开始时,就说这些晦气的东西呢……”
  
  
  
  冲田抬起双手,用力地揉捏脸颊。
  
  
  
  待他将双手放下后,他的神情已恢复回了灿烂的笑脸。
  
  
  
  “好了,橘君,我们回去吧!若是回得太晚了,近藤兄肯定又要数落我了。”
  
  
  
  “……嗯。”
  
  
  
  冲田走在前头,领着青登沿原路折返。
  
  
  
  这时,在没有任何预期的情况下,自不远处传来的一组对话让青登和冲田的脚统统顿住。
  
  
  
  ……
  
  
  
  “啧……好紧张啊……我第一次在那么多人的围观下和人比赛剑术……”
  
  
  
  “我也是……你看,我现在紧张得整只手都在抖。”
  
  
  
  “我倒感觉还好呢,我一想到今日的对手是那个试卫馆,今日这场‘红白合战’会是一场很轻松的比赛后,顿时就觉得不紧张了。”
  
  
  
  “哈……也不知道是谁给的试卫馆勇气在‘梅花祭’和我们打剑术比赛。以前,他们的近藤勇、冲田总司、土方岁三、井上源三郎这四大主力俱在时,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今日他们的土方岁三和井上源三郎都缺席了,他们要拿什么和我们打?”
  
  
  
  “唉,我最烦和试卫馆打‘红白合战’了,和他们比赛剑术一点意思也没有。他们也就只有近藤、冲田、土方、井上4人有着很强的实力,其余人……呵。”
  
  
  
  “被那么多人围观……如果他们像半年前的某次比赛那样,连一炷香都未到就败下阵来……哈,那可真是要笑死人了啊。”
  
  
  
  “我猜他们应该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取胜吧。我猜他们应该只是想接着这个机会来宣扬下他们的天然理心流。只要他们打得足够卖力、打出‘虽败犹荣’的气势,多多少少也能将他们的天然理心流给宣扬出去。”
  
  
  
  “有可能。我也觉得他们应该就没想过要赢,就只是想借机宣扬天然理心流而已。”
  
  
  
  “好了,别聊了,都吃得差不多了吧?差不多该回去了。走吧。”
  
  
  
  ……
  
  
  
  说话者,是6名正站在一座烤鱿鱼摊前的青年。
  
  
  
  这6名青年……青登都非常地眼熟。
  
  
  
  刚刚,在小千叶剑馆的“本阵”那儿见过这6人,他们6人都是小千叶剑馆今日的参赛选手。
  
  
  
  他们应该是想趁着比赛尚未开始,到烤鱿鱼摊那儿吃点东西,补充下能量吧。
  
  
  
  在美美地享用完烤鱿鱼后,他们便开始谈论起试卫馆,谈论起马上就要开始的比赛。
  
  
  
  因为聊得太专心,同时也因为站位、视角等原因,他们直到大步离去了也没有发现——他们刚才的那些对话,都被青登和冲田给听到了。
  
  
  
  “啊、啊哈哈。他们的话虽然说得不太好听,但他们也没说错什么呢。”
  
  
  
  冲田扭过头来,佯装不在意地向青登抿嘴一笑。
  
  
  
  “我们试卫馆目前的实力的确是远远不如他们小千叶剑馆。”
  
  
  
  “他们也猜对了我们试卫馆参加此次比赛的用意,我们之所以会参加比赛,的确就是为了宣扬天然理心流而已,从未奢望过要在主力缺失的情况下打赢小千叶剑馆。”
  
  
  
  “但没关系。今天虽还比不过小千叶剑馆,但我们试卫馆以后迟早有一天也能强大起来。”
  
  
  
  “你看,我们现在不就多了橘君你这么一位可靠的战力了嘛。”
  
  
  
  “咱们试卫馆目前的实力,是在稳步上升的。”
  
  
  
  “总有一日,我们一定能让所有人都对我们试卫馆刮目相看。”
  
  
  
  冲田大概是不想让青登担心吧,尽管隐约有点失落,还是露出了笑容。
  
  
  
  “好了,走吧,橘君。再不快点回去,近藤兄可就真要数落我们了。”
  
  
  
  说完,冲田收回视线,继续沿着来时的路,向着比赛场地大步进发。
  
  
  
  然而……他刚走出几步,他便发现——位于他身后的青登,并没有跟着他一块动起来……
  
  
  
  只见他站在原地,面无表情、若有所思地看着刚才那6名小千叶剑馆的参赛选手们离开的方向。
  
  
  
  “橘君?”
  
  
  
  “……冲田君。”
  
  
  
  青登忽然道。
  
  
  
  “容我确认一下:我们试卫馆和小千叶剑馆的历次比赛里,小千叶剑馆都一定会派出重太郎先生和佐那子小姐两个人来对付你,对吗?”
  
  
  
  “嗯?”虽然不知道青登干嘛突然提这事,但冲田还是迅疾地点了点头,“嗯,每次比赛,小千叶剑馆那边都一定会派重太郎先生和佐那子小姐来将我拖住,不让我去支援其他人。”
  
  
  
  语毕,冲田自信地笑了笑。
  
  
  
  “毕竟他们不派重太郎先生和佐那子小姐来同时对付我的话,他们也没有别的手段能压制住我了。”
  
  
  
  “……冲田君,你待会能帮我个小忙吗?”
  
  
  
  “小忙?什么忙?”
  
  
  
  “待会陪我一起请求近藤兄让我来做这场比赛中我们试卫馆这一方的总大将。有你来帮腔的话,说服近藤兄的机会多多少少也变多一点。”
  
  
  
  *******
  
  
  
  *******
  
  
  
  又是8000字的一章,求月票!求推荐票!
  
  
  
  明天作者君尽量写多一点,争取一下能否在一章之内写完这场比赛……
  
  
  
  看在作者君如此良心的份上,请务必多投月票给本书啊!(豹头痛哭.jpg)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