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09章 看好了,青登.这才叫人形自走炮! 8600

第109章 看好了,青登.这才叫人形自走炮! 860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东西?
  
  
  
  青登不由自主地瞪大双眼,向正被他控制的这个面具男投去惊愕的眼神。
  
  
  
  不论是学问还是武艺,都有着极高的理解能力——青登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刚刚于他脑海里响起的这句系统提示音。
  
  
  
  正常人应该都看得出来这天赋有多么地变态。
  
  
  
  这个面具男……竟然拥有这种一万个人里也不一定有一人能拥有的神级天赋……
  
  
  
  青登忍不住又多看了这个面具男几眼。
  
  
  
  在被青登制住后,面具男似乎还不服气,拼命扭动身体,试图挣脱青登的控制。
  
  
  
  青登与面具男的交锋已分胜负,卓町的役人们也无需再遵守青登刚才的指示,围拢在旁边旁观了。
  
  
  
  他们涌上前来,合力按住面具男。
  
  
  
  “别动!别动!”
  
  
  
  “快!拿绳子出来!绑住他!”
  
  
  
  ……
  
  
  
  役人们七手八脚掏出抓捕犯人专用的麻绳,将面具男给捆上。
  
  
  
  这时,某名役人抬手将面具男脸上的狐狸面具给摘了。
  
  
  
  在这张狐狸面具从此人面上脱离的下一刹那,周围的围观群众里……以及正在抓捕此人的役人们中,顿时爆发出低低的惊呼。
  
  
  
  面具之下,是一张极其俊朗的脸。
  
  
  
  这个面具男,竟是一个容貌相当出众的美男子。
  
  
  
  白皙的皮肤充满年轻的活力。
  
  
  
  眉毛纤细秀长。
  
  
  
  鼻梁笔直高挺。
  
  
  
  口辅线条优美。
  
  
  
  五官长得好看——这并非这个面具男最突出的外貌特征。
  
  
  
  此人外形中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他凝聚在他眉宇间的那股沉稳、充满英气的气质。
  
  
  
  这股气质直接让他的外在魅力得了极高的增色。
  
  
  
  面具男这出众的外貌……让青登只觉得单论外貌的俊朗度,此人和他前世娱乐圈的那些一线男星、一线男模相比也毫不逊色。
  
  
  
  “欸?”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人群中冒出一句惊呼,“土方先生?”
  
  
  
  这道声音的主人,是一名年纪感觉还没超过20岁的少女。
  
  
  
  这名少女的容貌颇清秀,长有一对顾盼含情的漂亮桃花眼,穿着略有些朴素的衣服,额头处缠着条止汗的白毛巾,看上去应该就一普通的百姓之女。
  
  
  
  “阿静?”面具男对着这名少女一挑眉,“你怎么在这?”
  
  
  
  少女挤开人群,想要来到面具男的身边,但被卓町的役人们给及时拦住了。
  
  
  
  “土方先生,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被官府的人给抓了?”少女一副急得快哭出来的表情。
  
  
  
  “没什么事。”面具男这时似乎也意识到了他不可能逃得了了,所以放弃了挣扎,一脸平淡地对少女说,“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你先快回去吧。”
  
  
  
  “土方……?”在面具男正劝这个少女快离开这里时,青登一边错愕地盯着面具男,一边轻声重复着少女刚才对这面具男的称呼。
  
  
  
  土方……这和青登的“橘”一样,都不是什么很大众的姓氏。
  
  
  
  在青登的记忆里,恰好就有一人姓土方……
  
  
  
  “……喂。你是不是小石川小日向柳町的试卫馆的土方岁三?”
  
  
  
  “嗯?”面具男神情一怔,扭过视线,皱着眉头,上下打量青登,“你……认识我?”
  
  
  
  ……
  
  
  
  ……
  
  
  
  约莫2个时辰之后——
  
  
  
  青登领着神情焦急的近藤和冲田,赶赴坐落于小传马町的牢屋敷。
  
  
  
  牢屋敷就是江户的监牢,江户及周边地区的所有犯人都被关押在这里。
  
  
  
  抵达牢屋敷,跟某名牢屋同心打了声招呼后,这名牢屋同心便带着青登一行人朝牢屋敷的深处走去。
  
  
  
  江户时代等级森严,不同级别的人所坐的监牢都不同。
  
  
  
  拥有“御目见”的犯人会被关进最高级的监牢:“扬座敷”。
  
  
  
  所谓“御目见”,就是拥有能够直接谒见将军的资格的人。像已经死去的井伊直弼便属于“御目见”。
  
  
  
  扬座敷作为最高级别的监牢,监牢内的布置不可谓不豪华,单人单间,地板上铺着榻榻米,空气也不潮湿难闻,伙食也好。
  
  
  
  “御目见”以下的武士关进“扬屋”。
  
  
  
  住在城市里的町民关进“大牢”。
  
  
  
  农民们则是被关进“百姓牢”。
  
  
  
  大牢和百姓牢的居住环境都奇差无比,一般都是十几……甚至二、三十号人同挤一间牢房,空气潮湿难闻,食物也糟糕。
  
  
  
  青登以前有从近藤、冲田那儿零碎地听过一点这个一直久闻其大名的土方岁三的逸事。
  
  
  
  土方岁三虽有姓氏,但他并不是武士。
  
  
  
  常言道:武士有着“称姓”、“佩刀”这两大特权。
  
  
  
  但“称姓”其实并非是武士独有的特权,极个别地方豪族也有自己的姓氏——土方岁三便属于此列。
  
  
  
  听近藤、冲田他们说:土方岁三是江户北部的多摩地区的富农之后。
  
  
  
  他们土方家是当地的“地头蛇”级别的大地主,所以也有着“称姓”的权利。
  
  
  
  因此,身份是农民的土方岁三,应该被扔进环境最恶劣的百姓牢才对。
  
  
  
  但青登动用了点他这个定町回同心的一些职能,让他的这位同门师兄住进了某座环境还算不错的单人牢房里。
  
  
  
  在牢屋同心领着众人来到这座青登动用职能才特别开辟的单人牢房外后,青登等人便见着了现在正盘膝坐在地上,百无聊赖地抠着指甲缝里的灰尘的土方岁三。
  
  
  
  “土方先生!”
  
  
  
  冲田率先向前一个箭步,抬起双手紧抓住牢房的木栏,将脸贴近木栏间的缝隙,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模样。
  
  
  
  “你在做什么啊!为什么你才刚回到江户,就又去惹事啊?你好端端的,干嘛在街头揍人?”
  
  
  
  “阿胜,总司?”土方先讶异地看了看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和他亲如兄弟的挚友。但很快,他就收起了眼中的惊讶之色,向冲田撇了撇嘴,“我想狠狠教训一下那个锦卫门,就这么简单。”
  
  
  
  青登刚才已经跟近藤、冲田他们都讲过土方在今天早上都整出了什么幺蛾子,同时也跟二人解释了土方为何会突然在街头上狂揍那个锦卫门。
  
  
  
  在将“街头斗殴”的土方岁三带回奉行所后,土方便立即将他的犯案动机给全招了。
  
  
  
  他之所以会突然在街头上狠揍那个锦卫门,理由相当单纯——给他的一个朋友报仇。
  
  
  
  他有一个经营居酒屋的朋友,在差不多10天前的某个夜晚里,那个锦卫门光顾了他朋友的这家居酒屋。
  
  
  
  锦卫门那个流氓,在人家店里胡吃海喝了一通后,见土方的这个朋友看上去唯唯诺诺的、似乎很好欺负,于是便起了歹念。
  
  
  
  借着酒劲,锦卫门拒绝支付饭钱与酒钱。
  
  
  
  土方的朋友试图跟锦卫门理论,但被锦卫门给直接出手打伤。
  
  
  
  在打伤了人后,锦卫门还凶神恶煞地威逼人家:不许报官!你就算去报官,我顶多也只在牢里住个一段时日而已,等我从牢里出来后,我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来找你报仇!
  
  
  
  锦卫门也没有看错人。
  
  
  
  土方的这个朋友的确是有些胆小怕事。
  
  
  
  锦卫门的双手上都刺着许多纹路各异的刺青——这是此人以前曾犯过累累罪行的证明。
  
  
  
  在江户时代,有种刑罚就是往犯人的双手和脸部刺青。
  
  
  
  不同的罪行,所刺下的刺青纹样也各不相同,所以只需看那人的手脚上都有着什么样的刺青,就能知道这人以前犯过什么罪。
  
  
  
  被手上刺着那么多“罪犯证明”的锦卫门这么一威胁,土方的朋友还真就选择了忍气吞声,不敢去追究锦卫门吃霸王餐以及打伤了他的罪行,权当无事发生。
  
  
  
  土方的这个朋友愿意委曲求全——土方却不愿意。
  
  
  
  阔别江户已久的土方今天上午来跟他的这个朋友打招呼时,发现了他朋友脸上的那些淤青。
  
  
  
  一番追问下来,才知道了究竟都是发生了什么事。
  
  
  
  土方二话不说——冲出他朋友的这家居酒屋,跑去找锦卫门算账。
  
  
  
  锦卫门可是卓町的名人,土方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锦卫门常去的地方都有哪些。
  
  
  
  于是……便有了今日早上那“不发一言地扑过去狠揍锦卫门”的这一幕……
  
  
  
  “阿岁……”和冲田同样是满脸无奈的近藤,发出长长的叹息,“你怎么那么冲动啊……你就不能想点除打架之外的方法来给你那朋友报仇吗?”
  
  
  
  “我除了打架之外,没有其他擅长的东西了。”土方一边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一边缓缓道,“而且——狠揍那个锦卫门一顿,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报复方法了。”
  
  
  
  “就算去报官,锦卫门顶多只会被拉进牢里关上些时日,这种惩罚对于他这种靠做龌龊之事为生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痛不痒。”
  
  
  
  “所以我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决定把脸给遮上、然后狠揍那家伙一顿,只有这样才能给予他足够深刻的惩罚。”
  
  
  
  “你……唉,算了,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近藤又叹了口气,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钱袋。
  
  
  
  “橘君。”近藤苦笑着将他手中的这个钱袋递向青登,“劳烦您快点安排放阿岁他出来了。”
  
  
  
  青登点点头,然后接过了近藤递来的钱。
  
  
  
  现在已经查验明白了土方的作案动机,确认了土方就单纯地只是为了给朋友报仇,和“蒙面党”毫无关系。
  
  
  
  土方虽在街头斗殴,但性质也不算太恶劣,没有把人打得太惨,更没有打死人。
  
  
  
  鉴于土方的犯案情节较轻,只要交纳一笔罚金,然后再让青登这个在“市警察局”工作的“体制内人士”稍微运作一下,土方今日就能被放出来。
  
  
  
  青登拿着近藤所交付的罚金,找上牢屋同心,跟他简单说明了下情况并递上罚金后,这座土方住了近1个半时辰的牢房大门总算打开。
  
  
  
  在随着青登等人一起离开了牢屋敷后,土方用力地伸了下懒腰:“阿胜,谢啦,这罚金我之后会还你的。”
  
  
  
  “别谢我。你最该谢的人,是橘君。”
  
  
  
  听得近藤此言,土方看向站在他侧面的青登。
  
  
  
  “……真是奇妙的缘分。”土方抿了抿嘴唇,接着长出了一口气,“抓住我的人,竟然是阿胜你之前一直在信件里跟我提及的那个新人……”
  
  
  
  在刚将土方给抓住时,青登便向土方敞明了自己“试卫馆新门人”的身份,所以土方早已知道今天将他给抓住的人,就是他的新师弟。
  
  
  
  土方看向青登的目光,掺杂着好奇、惊讶等各类复杂的情绪。
  
  
  
  “说起来……我还没跟你正式做过自我介绍呢。”
  
  
  
  土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然后将身子站直。
  
  
  
  “初次见面。”
  
  
  
  他对青登正色说。
  
  
  
  “我乃试卫馆门人:土方岁三。”
  
  
  
  ……
  
  
  
  ……
  
  
  
  青登和西野今日上午的抓捕行动,可用完美来形容。
  
  
  
  在青登在应付土方时,西野顺利且轻松地将朝他这个方向逃来的锦卫门给抓住。
  
  
  
  西野可是北辰一刀流的“目录”持有者,他主动向锦卫门迎上去,拔出腰间的十手,以十手作刀,仅一击就把锦卫门给放倒,成功将其逮捕归案。
  
  
  
  这种平日里只会欺男霸女、以强凌弱的地痞流氓,能有什么坚定的意志?
  
  
  
  在将他抓回来,然后向他亮出各种刑具后,他立即吓得魂飞魄散。
  
  
  
  用刑具杀了杀他的威风、祭出“杀威棒”后,专门负责拷问的牢屋敷“打役”紧接着又递上“红萝卜”:只要你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可以给你适当减刑。
  
  
  
  被牢屋敷的打役们这么一吓、一激,锦卫门立即一股脑地将他所犯的罪行全数抖露了出来。
  
  
  
  他承认了自己就是最近作恶颇多的那个“蒙面党”的一份子。同时也爆出了他的那几名同伴的身份、住址。
  
  
  
  下午时分,薄井便派出了大队人马去捉拿“蒙面党”的其余团伙。
  
  
  
  有了锦卫门所吐露的情报,清剿“蒙面党”已成了时间的问题。
  
  
  
  没有参与下午的抓捕行动,同时自中午之后就没有啥要紧工作要处理的青登,准时地在傍晚时分“下班”,回到了试卫馆。
  
  
  
  今晚的试卫馆,远比往常要热闹——因为多了个来吃晚饭的土方岁三。
  
  
  
  土方岁三之前因在老家和他人斗殴而负了伤,足足在家乡修养了2个多月才总算痊愈并回到江户,试卫馆今夜的晚饭,也算是给土方的接风宴了,阿笔特地多买了点食材,将今夜的晚饭煮得更丰盛些。
  
  
  
  晚饭刚一开始,坐在首位上的周助便重重地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对土方说:
  
  
  
  “岁三,今天的事,我都听说了。”
  
  
  
  “你真的该改改你这‘荆棘恶童’的脾气了。”
  
  
  
  “你最大的毛病,就是遇到麻烦后,就只想着靠拳脚来解决麻烦。”
  
  
  
  “的确,有些事情若不动用拳脚,就没法彻底解决。”
  
  
  
  “但也有很多事情,不是你使用暴力就能解决得了的。”
  
  
  
  ……
  
  
  
  周助以稍有些絮叨的口吻,对土方进行着说教。
  
  
  
  “是……”土方向周助低下头,以略有些低沉的语调应答,“我已经有在反省了……”
  
  
  
  土方嘴上说着有在反省,看上去似乎也有露出一副愧疚的模样——但他到底有没有将周助的话给记在心里,那恐怕也只有他本人才能知道了。
  
  
  
  周助仍想再念叨念叨土方,但坐在他身旁的阿笔像是听烦了周助的这说教似的,蹙眉道:
  
  
  
  “行了,有什么事,都等吃完饭之后再说吧!”
  
  
  
  周助缩了缩脖颈,随后连忙称是:“好吧好吧,不说了。都快吃饭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