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星火微芒 > 终番·联动

终番·联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火微芒
  文/沐清雨
  
  生活依旧在继续。
  
  除了与几大杂志的合作,别漾平时已不再拍普通客照,时间基本都用来筹备纪录片的拍摄,每天研究星火的救援案例,挑选出有代表性的,亲自操刀进行剧本改编。
  
  栗则凛作为顾问,在她选中了某个案例后,会给她还原整个救援过程,把救援的重点和难点,以及期间发生的意外情况详细进行说明,给她做参考。
  
  这天晚上,别漾把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一集剧本给栗则凛看完,两人正在交流意见,她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肖子校。
  
  栗则凛拧了下眉,用下巴点了下手机,示意她接。
  
  别漾按开免提:“肖教授,你大晚上的单线联系我,不怕栗则凛乱吃飞醋啊。”
  
  栗则凛掐了下她腰间的细肉,听那端的肖子校说:“我有个事想请他帮忙跑个腿,考虑到是晚上,未免令你误会,先和你请示。”
  
  别漾与栗则凛对视一眼:“你女朋友的事?”
  
  那端笑了下:“目前还不是女朋友。”
  
  “那也是当女朋友对待的吧。”别漾调侃了句,没再多问,说:“他就在我旁边,你和他说。放心,我比他大度。”
  
  栗则凛才吱声:“我正琢磨呢,要是谁敢勾搭我女人,我是先卸他左腿,还是右胳膊。”
  
  肖子校无语:“忘了失恋的时候,是谁陪你喝酒了是吗?”
  
  栗则凛纠正:“只吃了饭,没喝酒,还是我买单。”
  
  肖子校懒得和他辩,说:“稍后我把航班信息发你手机上,你去机场帮我接个人,然后送她回家。”
  
  栗则凛知道他在临水县带学生上实践课呢,故意说:“谁呀,大教授这么上心,不说我不接啊。”
  
  肖子校没瞒他,坦白说:“大阳网记者,余之遇,我正追着的,未来女朋友。”
  
  “哟,还真是大教授动凡心了。”栗则凛笑声愉悦,爽快应下:“那我得先一睹真容。”
  
  肖子校没再闲扯,临挂电话前强调了句:“你早点去机场等着,别错过了。她落地见不到人肯定就自己走了,太晚了,不安全。”
  
  通话结束,航班信息就发过来了,还有一张照片。
  
  栗则凛拿给别漾看,后者赞一句:“漂亮啊,而且一看就有个性,肖子校眼光不错。”
  
  栗则凛却皱眉:“一般,和我未婚妻没得比。”
  
  “真乖。”别漾捏了他耳朵一下:“要是被肖子校听见了发飙,我帮你怼他。”
  
  “……”感觉再次拿了女主剧本的栗则凛无语。
  
  航班凌晨才到,栗则凛本想睡一会儿再去机场,肖子校深怕他睡过了,连续发了几条信息催他出门。惹得栗则凛和别漾吐槽:“我想几点起,不设闹铃也起得来,他居然不相信我。”
  
  别漾给他递车钥匙:“难得肖子校相求,你就听他的吧,要不他不安心。”
  
  栗则凛拉着她的手:“和我一起去?”否则她在家也是加班。
  
  别漾亲亲他的唇:“我跟去好像不放心你似的,让肖子校知道了,肯定笑话我。我在家等你,你开车慢点,反正时间充足,到机场也是干等。”
  
  肖子校的信息又来了,问栗则凛出门没有。
  
  别漾抱住他腰:“你追我那会儿,可不见这么上心啊。”
  
  “谁说的?”栗则凛把她抵在门上,“还没恋爱那会,我去剧组探班前,几个晚上都睡不着,想你想得不行。”
  
  别漾好笑的贴紧他:“想我什么啊?”
  
  栗则凛在她唇上吮了口,低声:“想睡你!”
  
  ……
  
  又腻了半天才出门,可到机场时,距离航班落地还有一个多小时。
  
  栗则凛打视频电话给大山里的肖子校,汇报:“我到机场了。”
  
  肖子校才放心。
  
  栗则凛见信号稳定,和他多说了几句:“你那边有网了?”
  
  肖子校是中医大的教授,每个学期都会带学生去临水县的教学基地上采药实践课,临水属于偏远贫困地区,通讯不畅。以往除了上课,他还要在那边的山上做道地药材研究,一去就是差不多三两个月失联的状态。
  
  肖子校说:“我在明阳。”
  
  栗则凛怔了下:“为了找个信号,你开两个小时的夜车进城?有病吧,我给你改大g,是让你这么祸祸的?”
  
  肖子校解释:“我送她到机场。”
  
  临水一个小县城哪来的机场,只能到明阳市。
  
  栗则凛敲了下自己的脑袋:“余之遇跟你在临水?”他诧异:“大半夜的走,吵架了?”
  
  “她过来做采访。”肖子校停顿了两秒:“林久琳来了。”
  
  栗则凛想了半天才有印象,他拧眉:“你那个前女友?她去干嘛?找你复合?”
  
  肖子校说:“她是志愿服务部派来支教的领队老师。”
  
  中医大有个志愿服务部,每年会在肖子校带学生在临水上实践课期间派几名老师过去,对临水小学进行一个月的短期支教工作。
  
  “她支教?”栗则凛冷笑了声:“我看她才需要被指教下如何做人。”
  
  肖子校听出端倪:“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分手?”
  
  那时候栗则凛在军校,每天被训练折磨成狗,偶尔和肖子校通电话,倒是知道他恋爱和分手,可分手的具体原因肖子校没说,他就没问,但是:“要是正常分手,你会只字不提吗?”
  
  所以,他什么都知道。可男人之间就是有这样的默契,你不想说,他便不问。
  
  肖子校自嘲地笑了下。
  
  栗则凛挤兑他一句:“活该!临水的支教工作是你发起,你负责,你还让林久琳去?怎么想的?”
  
  肖子校三言两语解释完,栗则凛还是生气:“学校派的也不要,打包送回去!”
  
  ----------
  
  飞机落地前,栗则凛挑各式各样的“我爱你”表情包发给未婚妻,无聊且幼稚。
  
  别漾正忙着,被他扰得心烦,回了几个炸弹给他。
  
  栗则凛给她发语音,把肖子校前女友追去临水,现女友被气回南城的事说了。
  
  别漾顿时来了兴趣:【没想到肖子校还有风流债,我以为他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
  
  栗则凛终于找到机会埋汰发小:【我那个时候多单纯啊,成天强身健体,时刻为保卫祖国做准备,他倒好,年纪轻轻就谈情说爱,没个正事。】
  
  没正事人家还读了个博。
  
  别漾打击他:【肖子校人帅还是学霸,肯定是被女方倒追。你一个校霸,好意思说?】
  
  栗则凛就不服了:【校霸也是凭本事考进国防科技大学的,差哪了?!】
  
  差在人家高中三年课程一年完成。
  
  别漾笑:【你要感谢肖子校激你,说让你一科你都考不过,否则你会发奋图强?】
  
  那倒是。栗则凛心里认同她的话,嘴上则转移了话题:【当着我的面夸别的男人帅是吧,等一会我回家的,我们好好掰扯掰扯。】
  
  别漾发语音撩他:【我洗了澡在床上等你。】
  
  ……
  
  凌晨一点,从明阳到南城的航班落地,栗则凛顺利接到了余之遇。把人往家送的路上,他遵照未婚妻的提示,不动声色地替肖子校在余之遇面前刷了一波好感,回到家时已经两点多。
  
  他一上床,别漾就醒了,翻身钻进他怀里。
  
  栗则凛搂着她:“吵醒你了?”
  
  “你不在,没睡实。”别漾手搭在他腰上:“见到本人了?和照片上一样漂亮吗?”
  
  栗则凛低笑:“别给我挖坑,我不上当。”
  
  别漾用脸蹭了蹭他胸口,“我说正经的。”
  
  栗则凛的手不安份地在她身上抚揉:“深更半夜在床上,哪来的正经?”
  
  “……”
  
  等他耍完流氓,对别漾说:“我被你分手那会,和大校打过赌,看谁先结婚。”
  
  别漾服了他,明明是他提的分手:那分手吧,我不玩了。多潇洒,现在却总说是被分手。
  
  她用小脚踢他一下,有气无力地说:“你们男人怎么那么无聊呢,一个分着手,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好意思打结婚的赌。”
  
  栗则凛笑,幸灾乐祸地说:“幸亏我没前女友,要不这道复合应用题就难解了。”
  
  别漾丝毫不担心:“肖子校是博士,难不倒他的。”
  
  一语成谶。
  
  一个多月的光景,肖子校定了一辆和自己同款的大g,送到栗则凛的俱乐部让他进行改装,要求只有八个字:“只要安全,不计成本。”
  
  又一个烧钱的。
  
  栗则凛去工作室接未婚妻下班时说:“前阵子大校连夜回了趟南城,英雄救美来了,临走给余之遇订了辆大g,今天到了,等我改呢。”
  
  别漾正在收电脑,闻言不以为然:“没有女人是不喜欢礼物的,肖子校这步棋下得对。”她说着用脚尖碰了碰他:“你当初送我相机不也是这个路数么,说实话,吃了多久的土?”
  
  就因为他说为了救援队经费而去赛车,她总担心他零花钱不够。
  
  栗则凛失笑,故意卖惨道:“现在卡槽还是空的。”
  
  别漾挑眉:“那不是没聘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