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窈窕珍馐 > 第二章

第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生气了。”蒋森提着筷子坐在桌边,一脸肯定地朝着沙发上正处理工作的沈启明说,“绝对的。”
  
  沈启明垂着眼,没搭理自己的合作伙伴兼发小,目光专注在平板密密麻麻的文字上:“窈窕吗?不会。”
  
  宁萌端着咖啡从厨房出来,闻言飞速地看了沈启明一眼。屋里开着恒温,沈启明脱了在外时刻笔挺的西服外套,领带也早就取了,只穿一件解开了几颗纽扣的银灰色衬衫。他挽起袖子捏着平板,手指修长,白天整齐的头发松松落下几缕搭在额头,眉眼幽深地藏在灯光的暗影里。
  
  这是他在这幢房子外极少能看到的放松状态。
  
  宁萌不出意外地怔了怔,随即才回过神,小心翼翼地将杯碟放在茶几上:“沈总,您的咖啡,刚冲好的。”
  
  沈启明随手拿来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宁萌站在一旁,眼中暗含期冀,她新报了个咖啡班,三个月来挤出忙碌工作之外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认真上课,可能就是为了这一刻。
  
  她问:“怎么样?”
  
  沈启明也没抬眼,语气平淡寻常:“首丰给的这份财报不够详细,明天你让人联系王总的助理,让他们把去年六月之前的也整理出来。”
  
  我不是问财报怎么样……
  
  屋里静了好几秒才听到宁萌的回答:“好的。”
  
  蒋森看不过眼地敲了敲盘子:“什么叫不会,哥们你哪儿来的自信啊你就敢这么肯定。”
  
  沈启明:“窈窕不是会耍小性子的人。”
  
  蒋森:“那我告诉你一个权威机构的研究成果。”
  
  沈启明放下平板看向他。
  
  蒋森:“这世界上没有不会耍小性子的女人。”
  
  沈启明沉默片刻,揉了揉眉心:“你不了解她。”
  
  蒋森:“那你分析一下她今天为什么不给你做饭。”
  
  沈启明不说话,蒋森乘胜追击:“更何况这次确实是你做的不聪明,现在外头多少人都在猜宁萌是你女朋友,又有几个人知道窈窕才是你未婚妻?你又不对外宣布。”
  
  沈启明皱起眉头:“我为什么告诉别人自己的私生活?”
  
  蒋森两手一摊:“你看咯,那她不生气才怪了。”
  
  沈启明无法理解蒋森的脑回路,宁萌听到自己被猜测成沈启明的女友,却有些窃喜。她看看正在吃饭的蒋森,又看看继续拿起平板工作的沈启明,轻声试探:“金小姐是因为我陪沈总参加活动,误会了我和沈总的关系在生气吗?那要不,还是我去跟金小姐道个歉吧。”
  
  沈启明沉声:“不用。”
  
  宁萌压住忍不住上翘的嘴角,拢了拢耳旁的长发:“我没关系的,道个歉而已,不管怎么说,能让金小姐消气就好,总不能因为误会影响到沈总您跟她的……”
  
  “不用。”沈启明打断她,“她不会误会,你只是我的工作助手,她知道的。”
  
  那瞬间宁萌像是被谁一把掐住了脖子,被自己未能出口的话语勒得呼吸不能。她盯着说这句话时连半点犹豫都没有表现出的沈启明,很久之后,才脸色苍白弯腰去端桌上的杯碟:“那……那就好。沈总,咖啡有点凉了,我去给您换一杯。”
  
  “喔噢~”蒋森目送那道僵硬走进厨房的娇小背影,龇牙咧嘴地将视线转回沈启明身上,“真是郎心如铁啊。”
  
  沈启明一如既往地不搭理他,蒋森看着他的反应,啧啧感叹:“我错了,不是郎心如铁,是割割你根本就没有心惹。”
  
  沈启明:“什么?”
  
  王阿姨她们的手艺平凡如任何一家的保姆,原本奔着蹭饭而来的蒋森吃完几块排骨后也终于没了食欲,他撂下筷子走向客厅,一把抽走沈启明的平板电脑:“听不懂就算了,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打个电话把你未婚妻哄回来比较好,我今晚还想吃到她做的晚饭啊。”
  
  “还我。”沈启明摊开手,重复自己听到的陌生词汇,“哄?”
  
  “你没哄过女人吗?”蒋森先是错愕,随即看清随着抬头的动作暴露出来的沈启明的脸,突然窥探到了一个让身为同性的他心态失衡的大帅哥的世界,只能咬牙放弃这个大概只能羞辱他自己的疑问,“反正你就说点软话,关心关心她,她要是跟你发脾气,你就受着认错就行,不过——”
  
  话说到这里,他忽然回忆起以往所见的金窈窕和沈启明的相处模式,又推翻了才说的计划:“不过窈窕那个人,我就没见过她发脾气的样子……那就更好办了,估计你也不用多说什么,给个台阶她自己就回来了。”
  
  *****
  
  金窈窕父母住在临江市城东,跟沈启明爸妈住得很近,因此上学的时候,两家人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邻居。后来沈家人举家移民,金窈窕也在订婚后跟沈启明搬到了明珠山,直到最后,父母相继去世,金窈窕选择离婚出国。
  
  多年之后,在她的记忆里,城东的这幢房子已经成为了一块不敢触碰的影子。
  
  可现在,那些可怕的变故却好像只是她的一场梦境。
  
  门卫认得她,放行她的车后还熟稔地跟她打了声招呼,金窈窕停好车,抱着留有余温的锅站在自家门口,却发了很久的怔,才抬手按响门铃。
  
  下一秒大门打开,门禁里传出了从小看她长大的岑阿姨的大呼小叫:“金总!太太!窈窕到家啦!”
  
  窈窕反应一秒才意识到这个“金总”喊的是父亲而不是自己,转念就笑出了声。
  
  家里热闹得很,刚进屋迎面就扑来一道胖墩墩的黑影,紧接着她就手上一空。
  
  岑阿姨抢过砂锅,大嗓门震得人脑仁都疼,金窈窕此时听来却只觉得亲切。
  
  “怎么还带了个这么重的锅,你这小身板能干这个么!”
  
  金母也紧跟着岑阿姨的话教训她:“臭丫头你怎么看起来好像比前几天还瘦了,是不是又在搞那个减肥?还有今天外头都几度了,还穿裙子到处乱晃,你别嫌妈唠叨,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风湿疼起来有你哭的!”
  
  远处厨房的大门打开,金父挺着肚腩跟饭菜的香味一并出现,腰上还系着围裙,一边擦手一边不苟言笑地打量了她一圈,同样不甚满意的样子:“看看你那个头发,像什么话,染得跟营养不良似的,哪像个快结婚人的样子。沈启明也是的,都不知道管管。”
  
  听着这些鲜活的骂声,一瞬间金窈窕鼻酸得一塌糊涂,差点没掉下眼泪。顾不上自己正被声讨,她一把抱住近在咫尺的母亲,将头埋进对方温暖的颈侧:“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