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窈窕珍馐 > 第四章

第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窈窕理直气壮地提要求:“爸,你让我进公司学点东西吧,不然沈启明老说我跟他没话题。”
  
  金父还没说话,对面的金嘉瑞就急了。来前他跟父亲把大伯可能有的反应全都梳理了一遍,却万万没想到半路会杀出金窈窕这么个程咬金:“窈窕啊,你就为了这个理由去公司,是不是有点太胡闹了。”
  
  他却不知道,在一个观念传统的老男人眼中,女孩子但凡出发点在维系家庭幸福,那不论做什么样的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金窈窕的理由于他而言或许是胡闹,于金父而言,却比什么“理想”“抱负”“野心”都有力量得多。
  
  金窈窕看着金嘉瑞,仿佛真的只是在为自己的婚姻而不安:“那我不去上班,万一以后启明真的甩了我,嘉瑞哥你能负责么?”
  
  金嘉瑞哪敢做这种承诺,只能尴尬道:“你乱说什么呢……”
  
  金父也跟着沉吟了起来。
  
  金嘉瑞有点不知所措地看向妻子,何美玲抿了抿嘴,温温软软地换了个策略:“我倒觉得去上上班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窈窕一点工作经验也没有,直接进管理层会不会吃不消?不如先挑个轻松的岗位,嘉瑞进公司以后也能照应到。”
  
  金窈窕却不顺着她的思路走,还针锋相对道:“怎么会吃不消,嫂子你忘了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么?到时候进了公司,说不定还是我照顾嘉瑞哥呢。”
  
  何美灵脸色一白。
  
  金窈窕当初为了能跟成绩优异的沈启明同校,学习一直十分拼命,最后甚至追随对方考入了斯坦福,虽只读到本科,却也比金嘉瑞这个疑似野鸡大学玩儿回来的研究生履历漂亮得多。
  
  早年国内经济形式比较落后,金家又是靠手艺吃饭的行业,便不太注重晚辈的学业。等社会日新月异后,再想重新打小时候没落下的基础却又为时已晚。倘若身边都是跟自己差不多水平的倒还好说,偏偏金窈窕一枝独秀,这就很叫金嘉瑞意难平了。
  
  金窈窕跟没看到自家堂哥阴沉下来的气场似的,步步紧逼:“更何况,吃不消我也可以找我爸帮我,难道我还会坑我爸吗?还是嫂子你信不过我啊?”
  
  何美玲被她婊得溃不成军:“怎、怎么会。”
  
  金窈窕转向自家父亲:“爸,那是你信不过我吗?”
  
  金父瞪了她一眼:“胡说八道什么,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信不过你还能信谁?”
  
  金窈窕眉头微挑。她过去在家向来是乖巧懂事人设,第一次对严肃的父亲不讲道理,却不料这个手段还挺好用,因此更来劲了:“那你就让我去,别讲那些大道理了。我才不管。”
  
  金父看着她的眼神果然无奈了起来,旁边的金嘉瑞预料到什么,脸色发青,就听自家大伯叹了口气:“好!好!让你去!行了吧?”
  
  哄完女儿,才有空留意到侄子:“哦,对了,还有嘉瑞。”
  
  他皱眉思索了一会儿,沉声道:“这样,管理部最近新成立的那个项目组,是铭德未来打算重点做的,很有前景,你也跟窈窕一起进去。”
  
  对侄子,他自然就端起了平日常见的长辈架子,叮嘱道:“这个组里面有经验的老人很多,你进去以后,要虚心,好好跟他们学习,知道么。”
  
  金嘉瑞想说些什么,半晌之后,却只能僵硬点头。
  
  *****
  
  饭后金嘉瑞找了个借口出门吹风,站在金家的院子里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
  
  何美灵情绪也很糟糕,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小声劝他:“你也别这样,不就是从基层做起吗?窈窕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小除了沈启明她知道什么?她那么没脑子,进公司能不能待够三天都不好说,等她走了,主管的位置不还是你的?”
  
  她以为这话能安慰丈夫,殊不知金嘉瑞听得更不自在了。
  
  他从小被父亲以继承人的标准要求——路都还走不稳就学拿刀,字尚且认不全就背菜谱,学习不好,家族二话不说就捐楼送他去澳洲。
  
  以前他觉得辛苦,后来知道得多了,才明白自己其实是被家族资源倾斜的幸运儿。
  
  他身边的同辈,别说女孩,就许多跟本家关系不够近的男孩子,得到的都未必有他多。
  
  他顶着那些艳羡的目光长大,虽然父亲只是集团董事,比不得大伯有管理权,以前也从未将金窈窕这个女孩儿放在眼里。加之金窈窕从小从未跟他产生过利益冲突,这叫他更加理所当然地将铭德视作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毕竟他在金家同辈里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金窈窕一个注定未来要仰人鼻息的花瓶,又能对他起到什么威胁呢。
  
  但偏偏就是这个花瓶,让他头一次在索要资源这件事上遭遇滑铁卢。
  
  金嘉瑞捧着自己被撕成粉碎的计划,头一次那么清晰地意识到,金窈窕才是金家话事人大伯亲生的,哪怕这只是个女孩,在大伯眼里,也比他这个饱受器重的子侄分量大得多。
  
  而金窈窕这个堂妹之所以不曾跟他产生利益冲突,也只是因为不想要而已,并不是因为抢不到。
  
  金嘉瑞倒也没觉得对方这是在故意跟自己争权,毕竟这个堂妹对沈启明的执着他早就看在眼里,那么难考的大学都能进去,为了能被沈启明刮目相看而主动要求工作也不算多么出格。且对方刚毕业就匆匆订婚,明显是无心事业,一心回归家庭的表现。
  
  但他就是不爽,对方用那种可笑的理由就能轻易抢走他垂涎已久的东西。就因为命好,是大伯的亲生女儿。
  
  但这种隐秘到卑劣的小心思,他又怎么说得出口?
  
  金嘉瑞只能冷声回应妻子的安抚:“你不懂。”
  
  一道笑声从背后传来,微哑,像带着倒钩似的滑得人脊骨发痒:“看不出来,嘉瑞哥你现在烟瘾这么大。”
  
  金嘉瑞一个激灵,回头便看到了金窈窕的面孔,也不知怎么的,他原本翻腾着不忿的情绪竟猛地心虚了下,下意识掐灭烟:“你怎么出来了。”
  
  金窈窕示意了眼房门:“我妈说外面冷,让你们进去。”
  
  金嘉瑞匆匆进屋,何美灵跟在后头,瞄了眼金窈窕,想到被对方影响到的切身利益,却忍不住来气。她瞄了眼门里离得挺远的其他人,想想还是开口:“窈窕啊,嫂子今天真得说你一句。”
  
  金窈窕本来都想回屋了,闻言停下脚步:“哦?”
  
  何美灵压着嗓门,看着不像在金家父母面前那么温柔,长辈的架子倒拿得挺足:“你说你,在家有爸妈养着,以后结了婚,又有沈启明养,外头的人羡慕都羡慕不来,你还自找苦吃地要去工作,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