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窈窕珍馐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临江市本地微博,一条新闻被刷上了热门。
  
      网友们刷过时扫到,看到是本地电视台认识的民生栏目,本能都留意了一眼,却见新闻标题写着——
  
      “明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周年庆典,大批食客围聚旗下餐厅,民警维持秩序……”
  
      这啥玩意?居然也能上热门?
  
      铭德在大众范围内并不算非常有名的公司,一来管理层不懂宣传,导致信息时代存在感被其他网红餐厅尽数掩盖,二来旗下主推的铭德大院品牌线走的是平价路线,也没什么吸引人的亮点,以至于不少本地人听到这个名字都没什么深刻印象,甚至直到周年庆过去,才知道哦原来他们还有这么个喜事呢。
  
      这样的餐厅搞活动还能闹到让民警来维持秩序?
  
      民生栏目的编辑写文案真是为了博眼球越来越不知所谓了。
  
      本地网友好笑地点开,想留下几句揶揄电视台如今恰饭不容易的调侃,谁知视频画面一晃,下一秒炸耳的喧闹就从扬声器里冲了出来,吓得人险些拿不稳手机。
  
      视频里的主持人被前后人海挤得东倒西歪,连话都差点说不利索,十来个警察在现场拿扩音喇叭满头大汗地指挥——
  
      “大家请后退!”
  
      “小心不要发生踩踏!”
  
      我勒个去!这是铭德餐厅周年庆?确定不是什么大明星到临江做宣传引来的围观粉丝?
  
      在这个奶茶店开业有时甚至能雇佣上千托儿排队上新闻的时代,很多摸不着头脑的本地人几乎瞬间就想到了炒作二字,自觉自己身为对铭德大院底细比较了解的本地人,很有必要帮助可能看到这条新闻的外地人不被蒙蔽,于是正义凛然地打开了评论区,想跟其他本地人一起吐槽这种浮躁的行为。
  
      谁知评论区的其他本地人留言竟是完全另一番光景,点赞最多的那一条留言赫然是——
  
      “啊啊啊我在里面!第2分45秒的时候摄像拍到了我的鸡窝头!妆都被挤脱了,为了吃口肉我真的不容易qaq”
  
      此人还附加了一张照片,拍的是一盘色泽油亮的牛肉,隔着屏幕都能看出柔软质地,拍得也好,仿佛有香气凭空而来。
  
      底下全是羡慕的跟帖——
  
      “想吃。”
  
      “昨天我跟我妈在江滨散步,差点没被铭德大院那几口锅香晕过去,可是排队太晚小姐姐跟我们说号已经取完了,我妈拉着我围观半天饿得没办法只好回家,念叨了一晚上,做梦都是那个味。”
  
      “举手!我昨天在港越大厦的铭德大院四店,也是被香去的,四店排队没有江滨那么吓人,最后吃到了!”
  
      “楼上的,好吃吗?我昨天看朋友圈好多人都在刷,一个炖牛排而已,真有那么神奇?”
  
      “好吃啊啊啊啊!!!!真的好吃啊啊啊啊啊!!!!!你信我我这辈子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牛肉真的!”
  
      “什么叫炖牛排而已,那可不是普通炖牛排,是寻香宴才有的招牌菜,寻香宴知道是什么地方么?”
  
      “??外地人没听过这个店,求科普。”
  
      “没听过就对了,寻香宴是我们临江最有底蕴的老牌高端餐厅,门槛特高,不是一般二般人都能吃的。”
  
      “楼上那个临江本地人别吹牛逼,高端餐厅那么多,我就不拿我们这的欺负人了,就说临江,沐合公馆就比寻香宴出名好吗,寻香宴拿不出手就拿不出手呗,还门槛特高,糊弄谁。”
  
      “呵呵,拿不出手?建议你去搜一搜人家周年宴到场嘉宾都有谁。”
  
      “我去?我搜了一下,蒙老先生?这位的大名我听说过啊,寻香宴有点厉害。”
  
      “人家低调有底蕴,根本不惜得向普通人炒作而已,结果有些人孤陋寡闻,还好意思拿网红餐厅出来拉踩,也就这点眼界了。”
  
      那准备留评论的本地人都看愣了,低调有底蕴?我们临江还有那么厉害的餐厅呐?别说外地网友,他一个从小在临江长大的居然都不清楚。
  
      然而那位装逼如风的网友讽刺得太过扎心,仿佛不知道寻香宴这家店就代表了是个low壁,叫他都忍不住心虚起了是否真的是自己见识不够,于是切换到搜索页面一通搜索,循着关键词,点开了一条名叫《朝食》的美食杂志刚刚发表的电子版主页。
  
      满眼望去,尽是彩虹屁,他看着看着,才乍然惊觉。
  
      我靠,寻香宴居然那么牛的吗?老板一家居然是美食世家,过世的老主厨还曾是临江的御用大厨,负责过好几次历史性的活动!
  
      自己作为临江人,竟不知道本地有那么值得吹嘘的人物。
  
      一时间虚荣心大起,他也忘了自己一开始看到新闻时对于炒作的猜测,回到微博,开始照着刚刚搜索到的内容给外地网友科普了起来——
  
      “谢邀,刚下飞机,关于寻香宴这家,我说说我这些年从父辈那里听说的……”
  
      ******
  
      其实金窈窕原本的计划不是这么个发展。
  
      毕竟刚开始她手上的资源有限,父亲这些年又不注重宣传公司,让铭德几乎没有合作宣传的渠道。她本来的打算,是先用几家铭德大院的人海战术作为噱头,尽量多地让铭德和寻香宴被人看见。
  
      普通顾客跟美食圈的着重点是不一样的,程琛请来那么多美食从业者,更多是为了提升沐合公馆在高端餐饮界的地位,圈外人却未必会对某某美食杂志主编这种头衔感兴趣,相比起来,食客更在乎的是食物的口味。
  
      那趁着程琛一门心思讨好美食圈子的功夫,她自然可以另辟蹊径地用其他手段抢走对方的公众关注度。
  
      只是没想到蒙老先生竟会突然出现,将后续推向了始料未及的结尾。
  
      倘若自己当时没有为了恶心程琛去大搞活动呢?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金窈窕摇摇头,不打算思考如此矫情的问题。
  
      周年庆的热闹似乎还没过去,寻香宴餐厅里坐满了慕名而来的客人,她做着临行前的准备工作,将大堆炖牛肉的卤料按照配比分类好,同时叮嘱屠师父:“屠叔叔,卤牛排的酱汁你记得一定不能熄火,每天添新汤的时候,都要加放新的调料包。叫花鸡烘烤之前腌渍的酱汁我提前准备好放在冷库里了,你注意我说的火候,还有八宝山珍……”
  
      屠师父作为铭德最老资历的主厨,当了那么多年话事的师傅,最近跟金窈窕这位小辈相处,却老恍惚觉得自己回到了当年跟已经过世的金老先生学艺的时光。
  
      他一张脸团得像颗蒜,很没个好气,竖着耳朵每个叮嘱都仔细记下,表面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知道了知道了,这还要你提醒,当我一把年纪白活的吗?”
  
      金窈窕也不在意,屠师父坏脾气在金家很出名,平常把徒弟们骂哭的都有,在她面前虽然老表现得很不服气,却从没说过真正难听的话,做菜学得快,安排到手的事情也从没出过纰漏。
  
      她坐在发号施令的位置上,手底下的人只要能力足够,桀骜不驯又有什么关系,有本事的人不桀骜才是少数。
  
      屠师父在厨房晃来晃去,憋了很久,还是没忍住来问她:“你,留那么多东西下来,是要出远门?去哪里?”
  
      金窈窕笑着搪塞:“有点事,办完就回来。”
  
      父亲手术的事情,她暂时不想让任何无关的人知道。
  
      屠师父见她含糊其辞,哼哼了两声,倒也不追问,却见小徒弟汪盛匆匆从外面进来,说:“金主管,师父,蒙老先生又来了。”
  
      金窈窕眉头微挑,屠师父也探头张望,蒙老先生胖墩墩的身形果然很快出现在了视野里,往门口一扎,堵得其他人都没余地进出。
  
      “小金主管。”蒙老先生张口点菜,“今天给我来只叫花鸡,上次那样的。”
  
      “好。”金窈窕点点头,朝屠师父说,“屠叔叔,叫花鸡您去做,注意我之前说的内容。”
  
      屠师父立刻挽袖洗手,蒙老先生却眼睛一瞪:“小金主管,怎么不是你做?”
  
      金窈窕平静地回答:“我忙完这些马上要走了,您放心,料是我亲自调的,屠师父手艺也很好,味道不会差的。”
  
      蒙老先生身边的两个年轻人张张嘴,又是那副熟悉的欲言又止的样子,蒙老先生也有些错愕,站在那老半天后才闷声闷气地说:“不行,我就要吃你做的。”
  
      金窈窕没有买他面子的意思:“蒙老先生,我今天没空。还有,您去外头坐着等吧,后厨不能进人。”
  
      “金……金小姐……”蒙老先生的孙子终于忍不住开口,“我爷爷他……很难得会主动提请求,要不您还是受累……”
  
      金窈窕瞄了他一眼,问:“您是信不过我们寻香宴的品控?”
  
      她瘦瘦高高地站着,漂亮的桃花眼大而长,微微上翘的眼尾带着不容置喙的味道。
  
      蒙老先生孙子被问得立刻哑了,内心一阵不可思议,他爷爷这些年在国内走哪儿不被人前呼后拥地捧着,偏偏这次回国在寻香宴老碰钉子,叫他不习惯极了。
  
      他好几次都觉得爷爷肯定要生气了,但这一回爷爷却还是没发怒,只耍赖道:“不行,我就要吃你做的。”
  
      他那么胖,站在厨房门口,来往的服务生都要侧着走。
  
      金窈窕啧了声,放下手中干完的活儿,叫来汪盛把料包收好,挽着袖子去洗手。
  
      蒙老先生的孙子松了口气,对方果然还是买自家爷爷面子的。
  
      然而下一秒,金窈窕却没有去做叫花鸡,只从冰箱里取出一碗肉糜和一叠面皮,手指翻飞地包了起来。
  
      她动作很快,几十秒就包了一堆,随即下锅,捞进碗里,打开旁边灶台的一口锅盖,舀了一勺汤冲进碗中。
  
      撒了把现成的葱末,制作全程可能都没耗时五分钟,金窈窕端着碗交给等候的服务生,示意蒙老先生跟对方出去落座。
  
      “这……”蒙老先生的孙子瞠目地看着碗,“金小姐,您这是做的什么?”
  
      太糊弄了吧!
  
      “馄饨。”金窈窕礼貌中带着疏离,“听说蒙老先生三高,还是吃清淡点好,祝各位用餐愉快,也希望各位能相信我们寻香宴其他厨师的技术。”
  
      她说着看了眼时间,朝几人微笑点了点头:“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果然匆匆离开,留下三个人目送她的背影,蒙老先生的孙子眉头皱起,不快道:“什么意思,明明知道爷爷的身份,您亲自让她下厨,她居然就这么走了?!”
  
      他已经做好了搀扶爷爷拂袖而去的准备,谁知蒙老爷子竟真的跟在了那端碗的服务员后头落座,还拿勺子仔细地吃起那碗馄饨来。
  
      馄饨皮儿薄得像纸,飘在澄澈的猪骨汤里,像鱼尾那样松散浮沉。馅儿是鸡汁调的,不大不小的一团,味道好得不得了,浓郁的滋味里混进清爽的小葱,蒙老先生捧着碗转眼就干掉了小半碗,嚼得认真极了。
  
      他孙子错愕地看着他:“爷爷,咱们不走吗?”
  
      “走什么?”蒙老先生道,“菜都点好了,我尝尝他们店里其他人的手艺。”
  
      他孙子余怒未消,不自在地说:“您脾气也太好了,她那样对您……”
  
      蒙老先生眉头一皱:“人家怎么了?不一直客客气气地么?”
  
      他孙子不平道:“不是,您亲口让她做菜,她给您做了一碗馄饨就走,也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您是什么身份,换成其他人……”
  
      “其他人那是其他人,其他人请我去吃我还懒得去呢,一碗馄饨怎么了?只要能做的好吃,馄饨也不比山珍海味差!”蒙老先生忽然觉得自家孙子这些年似乎被人捧得飘了,点着桌面,严肃说道,“还有,我是什么身份?我就是个吃东西的客人!你要记住,这世上没能耐又有求于人才会低三下四捧你,人家不叫不把我放在眼里,人家那叫站着挣钱。有本事的人,就是挺直腰杆也能把钱挣了!”
  
      他说着,吸溜一声把最后一颗馄饨滑进嘴里。
  
      呜呜呜,吃完了。
  
      *****
  
      金家,客厅里到处都是摊开的行李箱。
  
      金母楼上楼下地跑,焦虑得一刻都歇不下,时不时拉着岑阿姨琢磨:“再带件厚外套吧,听说罗切斯特那边早晚温差很大,万一再给冻着。”
  
      金窈窕知道母亲在借着忙碌安抚自己,也不阻止,只问:“妈,你今天的治疗做完没有?”
  
      她指的是自己给母亲约的乳腺治疗。
  
      金母靠着治疗,加上药物和饮食辅助,短短一段时间功夫,之前还挺严重的乳腺问题已经得到了很大缓解,前几天的体检报告一切指标都趋于正常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