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鬼医圣手 > 031 大结局!

031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到这话,唐心抬眸看了她一眼:“你还不想回去?”

    闻言,顾七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师傅,不是我不想回去,而是不能回去,我身上的魔气若不除,势必成患,既然孩子已经平安生了下来,我想找个地方闭关,好好将身上的魔气剔除。”

    唐心顿了一下,点了点头:“也好,孩子我会帮你送回去给他的,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你若独自闭关除魔气,这可能会错过孩子的成长,再说了,你身上的魔气只怕一时半会想清除也是不可能的,你可要想好了。”

    “嗯,我知道。”口中含着参片,体力也渐恢复了过来,她便从床上坐起来,从空间中取出了那件她亲手做的肚兜。

    见此,唐心将小孩抱过去给她,看着她给孩子穿上了那件小肚兜,一脸的不舍,满眼的柔和,她不由一叹,从空间中取出了两瓶药递过去给她。

    “这个你拿着吧!是为师炼制的清心宁神丹,当你男人过去找我时,我就已经帮你准备着的了,虽然不能完全帮到你,但相信也会起到一些辅助的效果。”

    “多谢师傅。”她感激的接过,将两瓶药收入空间里。

    她想了想,露出笑容道:“这样吧!反正为师最近也闲着,也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既然你刚生孩子,身体也虚弱着,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我便留下来照顾你段时间,也好让你们母子好好相处段时间。”

    听到这话,顾七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能欣喜的说着:“多谢师傅。”

    “行了行了,你先躺下吧!我出去看看。”她说着,便走了出去。

    而外面的赤虎早在听到孩子的哭声后,就已经窜入林中深处抓了几只山鸡出来,让那稳婆拿就在屋子边的火炉上熬着鸡汤给它家主人补身子。

    那稳婆也算胆子大的了,要不然早就被那时而人样,时而兽样的赤虎吓死了。

    唐心走了出去,就见那赤虎迎了上来。

    “我主人怎么样了?她和孩子都好吗?”赤虎凑上前问着,却又不敢太过靠近这个白衣女子,因为感觉她很危险。

    “母子平安,一切都好。”唐心说着,挥挥手:“去吧!进去看看,顺便把里面清理一下。”见是她家徒弟的契约兽,唐心也没怎么为难它,便让它进去看看,免得一直挂心着。

    “好好好。”赤虎忙应着,飞快的窜了进去。

    而唐心则来到小木屋的一旁,那稳婆边跟那稳婆聊起家常来,一边从空间中拿出人参往鸡汤中丢去,放着一起熬着。

    “姑娘也是仙人吧?”那稳婆看着唐心问着,见她们一个两个都长得那样的美,就跟仙子一样,只觉很是惊奇。

    没想到她老婆子竟也会有这样的机会跟仙人一起说话。

    “嗯嗯,仙人,是仙人。”唐心笑盈盈的应着,一边问着稳婆家里还有什么人?又问住在哪里的?怎么跟她徒儿认识的?

    两人虽是初见,但因唐心的随和,倒也聊得很是开心,稳婆更是知无不答,于是,没一会,唐心就将想知道的信息都摸了个清。

    接下来的日子里,唐心帮着调养着她的身体,一边帮着她带着孩子,一个月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在这一个月里,顾七的魔气窜起了四五次,对于那压不住的魔气,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将孩子交给了唐心。

    “师傅,您把安安带回去吧!他已经一个月大了,让他回到他父亲的身边去吧!”虽然不舍,可,却必须得这么做。

    “你有什么打算?”唐心接过孩子问着。

    “我会进空间闭关,直到清除了身上的魔气为止。”她想过了,到哪里去都不好,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她的空间里面去闭关,也只有这样,也许才能清除体内的魔气。

    “那好吧!孩子我会送回给他父亲的,你自己多保重,要记住,你的命不是由上天决定的,而是在你自己的手中,只有战胜了心魔,你体内的魔气不仅不会让你成魔,还可以炼化转为你的实力,凡事都是双面的,只看你怎么去做。”

    “是,徒儿谨记师傅教诲。”她点头应着,目光再次落在她怀中熟睡着的安安身上,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舍。

    “我走了,希望,不用多久可以再见到你。”她看着她,说了一声,抱着孩子凌空而起,踏着飞剑往云中而去……

    看着她和孩子的身影消失在云层中,顾七久久的站立着,直到赤虎来到她的身边用脑袋蹭了蹭她的手,她才回过神来。

    “我没事,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回到他们身边的!”她的声音透着坚定,她目光望着天际,道:“我们也走吧!”声音一落,这才带着赤虎往天空中而去……

    半个月后,唐心抱着孩子来到沐华城,意外的见到了一个没想到还会再见的人。

    “帝殇陌?”她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旋即露出笑容:“你这么快就修炼出仙身了?”

    帝殇陌看到她,也有一瞬间的惊讶,但他的心情很平静,温和的目光带着柔色的看着她:“唐心,许久不见了,你还好吧?”

    “嗯,我一切都好。”她笑着走了进去,一边问:“沐泽呢?”

    “他出去寻顾七,一直未回来。”帝殇陌的目光落在她怀中熟睡的那个孩子身上,问:“这孩子……”

    “顾七的,我帮她送孩子回来交给沐泽。”她看着那几个听到消息赶过来的年轻人,问:“你们就是七煞了?”

    “是。”七人应了一声,视线皆落在她怀中的孩子身上。

    “我是顾七的师傅,这孩子嘛,是你们主子生的,快将消息传出去,让沐泽回来,我带了顾七的话来。”她挥了挥手,示意着。

    听到这话,七人一阵惊喜,当即迅速去将消息传送出去。

    “唐心,你先在这里住下吧!我相信沐泽只要听到消息,一定会马上赶回来的。”帝殇陌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一点也没变的女子,这么多年过去,他对她,早已经在当年死去时就已经释然。

    “嗯。”她点了下头,看着一旁激动得掉眼泪的小丫头,笑问:“你是碧儿丫头吧?”

    碧儿忙应着:“是,我是碧儿,圣主,能不能让我抱抱小主子?”她看着唐心怀里熟睡着的婴儿,好想抱一抱她家小姐的孩子。

    “呵呵,给。”

    她笑着将孩子递过去给她:“这小家伙睡了一路,整天吃完就是睡,这一路上准备了些羊奶给他喝,对了,你们最好也准备些羊奶给他喝,要是没有,找奶娘也是可以的。”

    “有有,我让人买两只母羊回来,专门挤羊奶给小主子喝。”碧儿抱着软绵绵的婴儿,又是哭又是笑,忙问:“圣主,我家小姐现在怎么样?她怎么不回来?”

    “她啊!唉!情况不是很好,走走走,进里面坐下给我来杯茶再来几个菜,我再慢慢跟你们说,这一路来回奔波还没来得及歇会呢!”她边往里面走去一边让他们给她准备几个菜和酒,打算好好吃一顿先。

    唐心来到沐华城的消息,也只有沐华城内部的人才知道,毕竟,她的身份很多人都不知,但,她将城主夫人和城主的孩子送了回来一事,却是不用一天的时间就传得整个沐华城上下都知晓。

    半个月后,听到消息的沐泽赶了回来,一身风尘仆仆的他脸上的胡须都没刮,整个人显得憔悴沧桑了不少。

    他回来时,唐心正逗弄着那穿着平安肚兜的小家伙,看着小家伙咯咯直笑着,她也开心的笑了,想着,她家那臭小子怎么也不给她娶个媳妇回来生个孙子给她玩玩呢?

    嗯,回去后,一定得催催他。

    “阿七?阿七?”

    人还未进厅中,厅中的唐心等人就听到他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传来。

    抬眸望去,唐心挑了下眉,看着一副沧桑模样的沐泽,她笑了笑:“她没回来,不过,你们的儿子回来了。”

    小家伙挥舞着小手,一双酷似沐泽的眼睛亮晶晶泛站笑意,看着厅中的众人心头一阵柔和。

    沐泽走上前去,伸出手抱过孩子,他看着他,见小小的人儿的五官像他,也像她。

    这是他们的孩子,是她十月怀胎所生,可,孩子回来了,她却仍不知所踪……

    他看向唐心,道:“你是怎么找到她的?她是怎么生下孩子的?这些日子她可还好?跟我说说她的事吧!”

    于是,唐心便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并且道:“这孩子她说小名叫安安,大名由你来起,她说了,不用找她,好好照顾安安长大,只要战胜了身上的魔性,她一定会回来的。”

    “安安?大名就叫沐君染吧!”他摸着怀中孩子的脑袋,看着他咧着嘴笑着,小脑袋如同只小猫一般往他怀中蹭了蹭,糊了他一衣襟的口水。

    “沐君染?”唐心轻念着,道:“这名字不错。”看来,他对小安安的期望也大啊!她看了他怀中的孩子一眼,道:“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也该走了,顾七交待的事情我都帮她做完了,好好抚养孩子长大吧!她一定会再回来的。”

    说着,她看向一旁的帝殇陌等人,笑问:“你们可要随我回宫殿住段时间做做客?”

    帝殇陌笑了笑:“不了,以后会有机会的。”

    其他人也摇摇头,他们还想在这里等他们主子回来呢!

    “那好吧!我走了,将来有机会再见。”她摆了摆手,迈步往外走去,脚尖一点,下一刻,凌空跃起,踏上飞剑往天空而去……

    因孩子还小,沐泽便留在了城里,期间,风逸和顾七的老爹以及黑木霜等人都过来沐华城看孩子,在城中住了近两个月才回去。

    而从没带过孩子的沐泽也从最初的手忙脚乱到最后的不慌不忙,孩子从穿衣到吃食,一律由他自己经手,他就仿佛将对顾七的思念都寄托在孩子身上似的。

    随着时间一天天一月月的过去,顾七依旧没有消息,她就仿佛消失在这天地间一样,没有一点的信息传回来……

    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顾七因怕魔性发作自己无法控制,因此,她来到当初摔下的悬崖底下一处石洞中,在那里布下层层阵法和结界,又用四条手臂般大的玄铁链将自己锁了起来。

    石洞被她用石头堵塞住,只有依稀的光线从石缝中透射而入,石洞中漆黑无光,只有阴凉的气息和水滴叮咚的声音。

    在石洞中的她盘膝修炼着,试图将体内的魔性炼化,但每每魔性涌出来时,她浑身的气息都变得甚是强大,甚至好几次为了忍住不去扯断那玄铁链,她将手生生的石壁上划出一道道的凹痕,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之久……

    三年后的某一天,石洞之中盘膝而坐的顾七睁开了眼睛,感觉到体内的魔气终于被她炼化转为实力,终于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来。

    “三年了,我竟在这里呆了三年了,安安,应该也有三岁多了吧?”

    她的声音轻喃着,有着激动,有着期待,还有着欢喜与无限的思念。

    她的目光触及这石壁上那一道道的痕迹时,眸光微闪,每当克制不住时她就想挣断玄铁链,冲出这里出去外面杀人,也应该庆幸,她当初用玄铁链将自己锁了起来。

    经历了这么多,她也终于知道,只要心中想,就一定能做到!哪怕这中间经历了多少的痛苦与失败,也只有心中的信念不断,坚持下去,方有成功如愿的一天……

    三年的时间,她从一次次的失败与痛苦中坚持了下来,心中想着的就是还有个深爱她的男人在等她,还有他们的儿子也在等她,她想再见一见她的儿子。

    心中的思念,成了她坚持下去承受着痛苦与失败的信念。

    “赤虎。”她轻声唤着,随着一道光芒从她空间中闪出,威风凛凛的赤虎出现在她的面前。

    “主人!”看到她,赤虎心中也甚是欢喜,三年的时间,它在这里陪了主人三年的时间,没人比它清楚这三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我们回去吧!”她露出一抹笑容,道:“把钥匙拿出来,把锁打开。”

    “好。”它从口中吐出一枚钥匙,化成人形,上前将那玄铁链打开,看到她手上的那些痕迹,它道:“主人,手上的锁痕先抹些药吧!”

    “嗯。”她应了一声,借着从石缝间透出来的光线从空间中取出药抹上,这才站了起来,示意赤虎退后,手掌凝聚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一击。

    “轰隆!”

    轰隆的一声巨响,堵着洞口的那些石头全飞弹了出去,刹那间,外面的光芒斜射照了进来,太阳的光芒,清新的空间,让她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迈步走了出去。

    “终于出来了。”她看着头顶上的天空,露出一抹笑意来。

    赤虎跟在她身后,也十分开心。

    “先去好好泡个澡换身衣服再回去。”她笑说着,带着赤虎往水源处走去。

    她曾在这里呆了几个月之久,对这里很是熟悉,因此,不消一会,便找到了水源处,洗了个澡后,换了一身衣服,将墨发稍修了一下,神情气爽的带着赤虎离开这山谷……

    三年的封闭式修炼,三年后再走出来,看到热闹的街市,她的心情一直处于愉悦之中。

    此时的赤虎幻化成了一只普通的小虎跟在她的身边,与她一同走过热闹的街市,来到一处酒楼之中。

    容颜绝美的白衣女子,身边跟着一只小老虎,自然是走到哪里都成了人们关注的目标,而那些目光在顾七的眼中,却浑然不在意。

    这么多年过来,她早已经习惯了人们各种各样的目光,无论她带着缩小的赤虎逛街有多引人注目,她只知道,没人动得了她,她的实力让她可以坦然自信的面对着众人的目光,以及……隐藏着的危险。

    “姑娘,这些都是我们店的招牌菜,你看看够不够,要是不够小的再上几道。”小二殷勤的上着菜,十一道菜外加一汤一碗米饭和一副空碗筷。

    “够了,没我吩咐,不要进来。”顾七说着,随手给了他一点打赏,示意他退下。

    小二欣喜的应着,退出去后关上了门。

    “赤虎,你化成人形一起吃吧!”她看向在房中转悠的赤虎说着。

    闻言,赤虎来到桌边,光芒一闪,以人形出现,坐在顾七的对面:“主人,我们吃完上哪去?”

    “吃完先回沐华城吧!也许他们都会在那里。”她先喝了碗汤,再夹了些菜配着饭吃着。

    一人一兽在酒楼中吃着,这对三年没吃过五谷的他们而言,这顿饭极为美味,桌上的十几道菜都被他们吃完了,最后,顾七还从空间中拿出了灵酒,倒与赤虎一起品尝着。

    在酒楼中歇了一会后,赤虎缩小身体懒洋洋的趴在地上,而顾七则站了起来,看着下面繁华的街道,对赤虎道:“走吧!天色还早,可以再赶会路。”

    于是,一人一兽再次踏上了回程……

    而在另一边,一处城镇中,一名三四岁大模样精致的小男孩穿着白色的小衣袍,腰间佩带着一把小木剑,脚下蹬着一双白龙靴子,自己一个人晃悠悠的走在大街时,时而朝这边望望,时而朝那边看看,那精致的小模样,引得路过的人们纷纷上前逗弄一番。

    “小孩,你是哪家的?怎么没跟你家大人出来?”一名妇人笑问着,从菜篮子里拿出个果子递给他:“给你个果子,可甜了。”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奶声奶气的道:“谢谢姨姨,可是我爹爹说,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他拍着圆滚滚的小肚子笑眯着一双眼睛道:“而且,我刚吃饱呢!”

    “哎,你这小孩真是可爱,模样精致不说,还讨人喜欢。”那妇人笑说着,见他不接,也不勉强,只是道:“小孩,你快回家去,你太小了,不能一个人出门,会遇到坏人的。”

    小家伙摇了摇头,奶声奶气的说着:“我是出来找我娘亲的,爹爹说,要找到娘亲才回家去,姨姨再见。”他挥舞着小手,迈着小短腿继续往前走着。

    妇人见了摇了摇头,有些担心的说着:“也不知是谁家的小孩,怎么也没个大人跟着?”

    路边的几名男子盯着那小男孩,见他身后也没人跟着,又听到他那奶声奶气的话,几人相视了一眼后,便跟了上去。

    前面的小家伙仿佛不知身后有人跟着一般,迈着小短腿在大街上慢悠悠的走着,时而看到街边小摊的小玩意时又跑了过去,蹲在人家小摊拿起又放下的玩着,看到有卖糖莲子时,又跑上前从怀里掏出一块小碎银,买了一包糖莲子边走边吃着。

    直到,来到一处巷子处,几名跟了一路的男子不怀好意的走了出来,将小孩的路堵住了。

    “嘿嘿,小朋友,你这是要去哪啊?”其中一人咧开着嘴笑着,盯着眼前那精致可爱的小男孩。

    小家伙停下了脚步,眨着一双黑白分明又无害的眼睛看着他们,一边往嘴里塞了颗糖莲子,含糊不清的道:“安安要去找娘亲。”

    “喔!找娘亲啊!你娘亲是不是长得很美的那一个?叔叔见过她喔!”

    “真的?”小家伙语气激动:“你真的见过我娘亲吗?”

    “真的真的,叔叔带你去找你娘亲怎么样?”他跟诱拐小绵羊的大灰狼似的哄着。

    旁边几人见了,相视一眼,咧着嘴笑着,暗忖:骗个小孩太容易了。

    “不要。”

    小家伙摇了摇头,又往小嘴里塞了一颗糖莲子,奶声奶气的说着:“小碧儿说不能跟陌生人走,舅舅说,外面很多坏人要小心,还有七煞叔叔他们说,事情不能依靠别人,要自己做,所以,你们告诉我娘亲在哪,我自己去找吧!”

    “嘿!小兔崽子,让你乖乖跟我们走不走,看来是欠揍!老三,布袋呢!将人打晕掳走!”男子喊着,似乎也一怕他跑了一般,毕竟,在他们眼里,一个小屁孩还真不用惧他个什么。

    然,这突变却看得小家伙一脸的新奇:“你们真是坏人啊?原来坏人长这样的啊!”

    “没错!我们就是专卖小孩的坏人,怕了吧?哈哈哈!”男人大笑着,觉得这小鬼真是傻,居然不惊也不慌还站在那里吃糖。

    “那你们那里还有很多被抓的小孩?”小家伙眨巴着眼睛问着。

    “当然,连你一起今晚出船运往别处一起卖了。”

    “果然是坏人。”小家伙点了点头,板起了脸,将糖莲子往收中一塞,奶声奶气的说着:“这里可是泽天界,我爹爹的地方,你们竟敢拐小孩去卖,我今天就要代表我爹爹消灭你们!”

    “哈哈哈!什么你爹爹的地方?小屁孩一个。”男子大笑着,可,当看到小家伙取出他腰间的木剑挥来时,那从木剑中袭出的凌厉剑气,却生生吓得他们不敢动弹一分。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小屁孩而已,怎么竟也是修仙者?一把木剑也能挥出剑气?老天!他们这是踢到铁板了啊!

    小家伙一脸的正色,盯着他们,奶声奶气的说着:“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大名沐君染,小名安安,我爹爹是泽天界的君主,我娘亲是星界的君主,还是最最厉害的人,你们碰上我,死定了。”

    “靠!竟是一小祖宗!快跑!”那三人咒骂一声,拔腿就要跑,可,对于没修炼的凡人而言,他们又怎么会是打小就经沐泽亲自训练的小家伙的对手呢?

    只见小家伙手中的木剑袭出几道剑气,那几人直接扑向地面站不起来,小腿处,鲜血涌出,触目惊心。

    几人惊得回头,只见,那小屁孩此时脸上的神色哪有半点孩童的天真?简直就跟一只小恶魔一般,冷冽而不见一丝惧色,反而像看透生死的老者一样,竟用那种平静而习以为常的目光盯着他们。

    他们又哪知,打从小家伙会走路起,沐泽就带着他训练着,就在前不久,他还特意带着他去灭了一个山头的黑山贼,因此,对小家伙来说,见点血什么的太小意思了。

    毕竟,一个将来要掌管泽天界的小君主来说,他所经历的,所要学会的,就已经跟普通的小孩不一样了。

    小家伙走上前,掏出几颗药就塞进那三人的嘴里,道:“带我去你们的老窝,别想着跑,给你们吃的可不是糖。”

    几人听了瞪大比眼睛,颤声问:“那、那你给我们吃的是什么?”

    “当然是毒药啊!”小家伙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些人真是傻乎乎的。

    几人一听,腿一软,原本就受伤的腿这回更是站不起来了。

    “快点,要不然毒发了你们也就死了。”小家伙把剑上的血往他们身上衣服拭着,擦干净后,这才收回腰间佩带着,又拿出那包糖莲子吃着。

    跟他爹爹在一起时,爹爹都不让他吃糖的,说男孩子不能吃糖,只有小碧儿才会偷偷拿些糕点啊,糖莲子什么的塞给他吃,现在好了,他偷偷跑出来,自己想吃什么就买什么。

    最后,三人相扶着站起来,一拐一拐的带着他去到他们住的地方,在那里,关着十几个四到六岁的孩子。

    小家伙在看到被关在地下室的十几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孩后,眨了眨眼睛,咧着嘴笑着:“我也做了件好事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