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来枕星河 > 第一百零七章 谁还没个意中人

第一百零七章 谁还没个意中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日快到中午时分,陶君然收到了碧云县的线报,探子会按照重要程度发回搜集到的消息。日常连府内发生的事情,属于次要级别,基本都要每日的傍晚才会送到主子手里,这次探子有些拿不准,昨夜发生的事到底属于什么级别,便中午呈送了过来。
  
  陶君然阅后,脸色黑沉下来。这个没良心的连氏,他这才刚离开碧云县,就开始打算另择大腿儿而抱了吗?还要跟云三一起去姻缘庙?那云三的皮囊最能惑人,面上瞅着顺眼,就跟汤圆一样,捅一下里面都是黑的!她以为对方是安的好心?为什么要选这个时机包她的船?是为了钓连戚,为了沉银!
  
  他舒了口气,仍有些躁郁地问外面的人:“青桐现在何处?”
  
  “回主子,桐公子已经出来了十日,按说今日便该到碧云县了。不过此次调任仓促,他只带了一个贴身小厮,能不能摸到碧云县,就看运气了。”
  
  陶君然敲了敲额头,去给主屋给外祖母请安,得益于他五师兄下山及时,总算是控制住了毒性,拔毒却仍需一段时日。他已经将主屋和负责膳食的丫鬟婆子全部单独圈禁审问,已经有了些眉目,这下毒之人并不仅仅是想将他从碧云县调开,也想一并要了外祖母性命。
  
  两日后,云府与连府的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向着天宁门码头驶去。
  
  阿梵撩起车帘看了看天色,天公不作美,又飘雨了,倒是很符合云公子目前的心境吧!她眼神一转,落在了容秀对面的红衣姑娘身上。姑娘是廖小六给她找的舞姬,琴师就是她哥哥,两人都是性子柔和内敛之人,发现夫人那双雾气氤氲的大眼睛正瞧着自己,那姑娘羞涩地低下了头。
  
  这夫人当真是好看极了。怪不得主子此次在碧云县闹出这么大动静呢,真是一等一的美人。她先前一直在京里护卫老夫人,因着此处人手不够,才跟哥哥来了连府。
  
  阿梵看到对方在她目光逼视下耳朵尖都红了,有些不自在地咳了咳,这也太容易害羞了吧!按说舞姬和琴师她应该仔细斟酌着挑选的,但架不住这是廖小六给她推荐的,阿梵没犹豫就留下了。
  
  云三公子的意中人,太傅府的表小姐与她的新婚夫婿要从雁岚山上游登船,船队浩浩汤汤地途径碧云县,顺势南下回婆家。
  
  与其说这是目送,不如说是偷窥,云三公子眼睛又不好,窥还窥不到,需要阿梵在一旁给他描述。
  
  雁岚山离得远,不可能去那里迎对方的船,反正就是跟在后面“目送”,心意到了便成。
  
  下了劫龙岭,靠近岸边就有一片红树林。阿梵让王伯把船停在那里,等云公子的意中人一到,她们就悄悄地跟上去。
  
  结果阿梵吃了两个蜜桔,一个香梨,磕了两把瓜子,还瞌睡了一阵了,还是没等到对方的船。
  
  “云公子,你怎么如此淡定呢?万一错过了呢?”
  
  “不淡定又如何?当日她成亲时,我携了厚礼去观礼的。”
  
  真是好气度啊,看着自己所爱的女人嫁给别人,不仅要保持微笑,还要给红封,阿梵觉得她是做不到的,往外给钱她不可能保持微笑的。
  
  红树林里阴凉僻静,而有水璇卷着落叶经过,运气好的话,能看到筷子长的银鱼在水下水根跟间穿梭来回。
  
  阿梵本是想让琴师兄妹给客人跳支舞,她也可以顺便瞧瞧新伙计的能力,可惜那叫石红的舞姬一见到她就脸红,头都抬不起来。
  
  厅里只有她跟云嘉玉坐着,光线透过细竹帘落在他脸上,能看到他睫毛温顺地眨着,嘴唇比正常人欠了些血色,给人一种柔弱之感,不过气质高华,风姿无双,真的是玉人一般。林子里有啾啾鸟鸣,他端坐着左手盘弄着佛珠,侧头静静地听着。
  
  日日如此,什么都瞧不见,只能靠听,该多没意思啊!
  
  她坐过去,将细竹帘子挽起来,头探出窗口向水里望着,“公子,你知道咱们停在哪儿吗?”
  
  云嘉玉向着她声音的方向转头,挑唇道:“湖风清凉湿润,静水深流,有鸟鸣声,应该是停靠在林子里。”
  
  阿梵点点头,才想到他瞧不见,向他描述道:“此处有大片的红树林,一眼都望不到边,水大概有一丈深,水很混。水里有一种细鱼筷子粗细,没有鳞片,捞上来烤一烤便能吃,止痛很有效果,我以前常给师父捞。”
  
  云嘉玉问:“很少听你说起家人,你嫁人后,夫家就不允许你与他们来往了?连公子在县城内风评很好。”
  
  阿梵不想提连戚,她揪了只蜜饯塞进嘴里道:“娘家已经没什么来往了,我是师父带大的。我师父啊,是个很不寻常的人。”她把果核吐出来,抿了口茶道:“我一直跟他生活在船上,逢初一十五上岸赶集,他最喜欢吃王记的卤羊肠,带我去赶集,他自己兴冲冲地跑去买了羊肠子,兴冲冲地跳上船开走了,等走出去几十里,才发现船上没有我,他又觉得徒儿放一放没什么问题,羊肠子可不能放,等他吃饱喝足过了一夜这才来寻我。”
  
  云嘉玉很有兴致地听着,“你那时几岁?”
  
  “七八岁吧!他寻到我的时候,我刚跟廖小六打完架,以为他不要我了,又饿又委屈便哭了。你知道师父说什么?他说你哭什么呀?不是没打输吗?”
  
  为了让云嘉玉不至于显得太寂寞,阿梵陪他聊了聊天,又翻出一本志怪本子来,开始给云嘉玉读书。
  
  她不认识的字略多,句读乱用,有时句子特别长,一口气念下来简直要把她憋死。
  
  她歪靠在椅子里,书也不好好拿着,皱着眉念道:“吾……发步千里,明年……什么第。”
  
  云嘉玉笑着纠正道:“跋涉,吾跋涉千里,走了很多路的意思。明年擢第,考中了的意思。”
  
  阿梵点点头,有些好奇道:“你们在书院念书,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先生也会如此耐心亲和?”
  
  云嘉玉摇摇头,面上有笑意,“夫子们性格不同,有些严厉有些宽和。在我的记忆里,只有我与允之没有挨过手板。”
  
  他虽目不能见,样样不想落在人后,每日背书都要背到三更,陶允之便不同了,据说他过目成诵,头天夫子布置的功课他若没完成,上学的马车上临时看一遍就能应答如流,京城内喜欢将两人对比,其实只有陶允之才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他狂放傲慢不屑于应酬任何人,是因为他有底气罢了。他可出仕,可承袭祖业,可以做很多他没有资格去做的事。
  
  两人正说着,远处传来闷闷的号角声,让人听了心神一震。容秀进来小声道:“来啦来啦!船队过来了!”
  
  阿梵探身往窗外瞧了瞧,此处有树林挡住视线,什么都瞧不到。
  
  她起身问道:“公子,你会凫水吗?”
  
  云嘉玉苦笑着摇摇头。那她就放心了!起码能制约他安生地待在船上,不要一个激越再生出乱七八糟的心思。
  
  “那您不要靠近窗子,好好坐着,我去安排一下马上就回来!”
  
  她走出去跟王伯小声说:“不要跟船队屁股后,我们在他们前面。一旦出点什么事,咱们捡小路往下跑。”
  
  王伯点点头,雁岚山那次被围堵的经历实在叫人后怕,阿梵的担心挺有道理的,反正雇主只是说随船而行,可没讲是在前面还是后面。
  
  春来画舫先一步驶出红树林,后面远远的便见一支船队缓缓而来,主船上挂着旗帜,上面斗大的一个“梅”字!
  
  阿梵瞪着眼睛,失态地捂了捂嘴,她突然觉得云公子这意中人很有眼光,云涧梅氏那是鼎鼎有名的大家族,看迎亲这阵势,想必是家主的嫡亲儿子了。
  
  容秀看得也是一脸的羡慕,“夫人,身为女子,就要有这样的抱负才行呀!”
  
  阿梵葱白的指头按着朱漆栏杆,深以为然道:“不错!要招就招这样的夫婿!只是不知对方样貌品性如何?”
  
  容秀吃惊地瞥她一眼道:“就这样的家室,哪怕是长得丑,就是经常打你,每天穿金戴银的,那也是能忍的。”
  
  如此惹眼的船队,加上一路走一路由船上发出的闷长又震耳欲聋的号角声,引起两岸所有人注目,偶有船下水,立刻避到旁边让路。
  
  春来画舫遥遥地走在船队前面,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就像是一只领头雁。
  
  这让后面的大船有些不爽,几次鸣了号角,对方就像是不懂避让,悠然自得地走在水路的正中间,十足的碍眼。
  
  云涧梅氏的大船上。
  
  小厮无可奈何地将望远镜呈上,口气里满是鄙夷:“主子!这没见识的乡野渔民说什么不肯退去一旁。”
  
  虽隔着几十丈,并未挡路,但大船上的人在茫茫水道上一望,就能瞧见春来画舫跟排头兵似得走在前头,让人很是不爽。
  
  接过望远镜,玄色衣衫锦带束腰的男人放在眼前一瞧,呵呵呵冷笑一声。在视线里,对方的船尾上站着个穿着一袭青衣的姑娘,也同样拿着望远镜在瞧他们。
  
  “无须理会。”
  
  他站在窗口没动,自得地瞧着船上的姑娘,从柔嫩白净的脸,到裙带箍着的细腰,就连她放在栏杆上的指头都没放过。
  
  阿梵站在夹板上向后瞧,除了几个丫头小厮,什么都没瞧见,那新夫人根本不出来。
  
  她盘算了下,还有半日能到九道拐,只要对方的船一过姻缘庙,这趟生意就完成了大半了。
  
  她转回厅内,看到云嘉玉还在原处坐着,连姿势都没变过。
  
  “云公子,你不出去瞧瞧?是云涧梅氏的船队!”她语气轻快,话音中带着隐秘的八卦的兴奋。
  
  云嘉玉面上带笑,柔声道:“阿梵是否也觉得,她的选择更佳?”
  
  许久没听到回应,半晌后,她捧着茶杯在厅内踱了两步,突然问:“云公子,你们这种世家子弟,是不会入赘的吧?那这个问题不适合我,没想过。”
  
  云嘉玉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失笑道:“你,想招赘婿?”
  
  她“嗯”了一声,声音里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我现在钱还不够多,等我到了半藏山庄主人的级别就行了。其实做我的夫婿没什么不好,我会温柔地待他,一生一世只喜欢他,绝对不变心,想要什么都给他买,死后一定与他合葬。只要他不骗我,不丢下我,我的钱他可以随便花。”
  
  她这满满的带着诚意的语气,让云嘉玉一震,轻轻摇了摇扇子道:“阿梵是个有志向的姑娘,你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阿梵倒是很能认清现实,“先赚钱吧!公子真不出去?”
  
  云嘉玉笑道:“你不是担心对方认出我,起冲突吗?”
  
  “不过你若是不出去,她便也不出来,再有几个时辰便是姻缘庙,我们可就要折回去了,你甘心吗?”反正都是最后一次见面,给对方留一个完美的留念便好了。
  
  “公子也不要担心,他们的船虽大,撵不上我们的。”她这句话魄力十足,又把云嘉玉逗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