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来枕星河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舫主碰壁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舫主碰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休整了三日,阿梵换了身鸦青的裙衫,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来了“武威将军府”。
  
  她执意没要容秀和石红跟着,她有种预感,此次求见应该不会那么顺利。
  
  道理很容易想得通,若是知道远道而来的猪上赶着来拱自己家的白菜,谁会给个好脸子?不打出去就不错了。
  
  车夫在巷子口停了车,阿梵提着东西带着名帖徐徐走到将军府门前,那气派的红墙怕是有三丈高,门楣高大,连门口蹲着的石狮子都比寻常人家的威武气派。
  
  守门的是常年行走行伍的士兵,孔武有力不怒而威,阿梵站在石阶下,咽了口口水,深深地吸了口气,抬脚迈上石阶。
  
  “站住!来者何人?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对方厉声道。
  
  阿梵稳住心神,客气地说明来意:“烦请军爷帮忙通报,我来此碧云县,是允之的故人,想求见府上老夫人,这里是我的名帖。”
  
  她将名帖递上,那人好奇地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眼,抽走名帖道:“在此候着!”
  
  那人快步走进府里,便一直没见出来。
  
  阿梵规规矩矩地站着,吃了一肚子冷风,等了快一个时辰,那军士才从府里出来,将名帖还给她道:“我家老夫人说了,我们府上在碧云县并无亲眷,平日与你素无来往,不知姑娘是哪位大人家的小姐?或是哪府的丫头替人办事?见我们老夫人,所为何事?”
  
  阿梵敛了敛袖子,温和道:“我并非哪家的小姐,却也不是谁家的丫头,身份在名帖上写得很清楚了。今日求见老夫人,是有些话必须要同老夫人当面讲,我此次是为允之而来,按照礼数,应当先拜访他的长辈。”
  
  她不卑不亢,谦恭有礼,让军士不知道怎么答她。
  
  “你!在此候着!”军士回想着她的话,心想原来是为了公子而来啊!了不得,怨不得待人一向亲和的老夫人如此不悦呢。不过该通报的他还是要通报,这姑娘厉害呀,只身前来求见,不说别的胆气倒是是有的。
  
  北风席卷,阿梵仰头看了看天,心想明天再来要多穿些,京城果然比碧云县冷得早。
  
  这次军士出来的很快,还是那句话,不见,请她回去吧!
  
  “好,那我明日再来。”想到是这个结果,她向对方温和地笑了笑,拎着东西转身去了。
  
  将军府内的祠堂里,老夫人念完了经,被丫头扶着站起身来。
  
  “人呢?”她向一旁的嬷嬷问道。
  
  “走了。”
  
  “走了?就这么走了?哼!一点诚意都没有,还想着高攀嫁入我将军府,门儿都没有!”
  
  老夫人精神矍铄满头银发,扶着拐杖突然用力敲了敲地砖,“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嬷嬷点头帮腔道:“是!咱们就只晾了她一会儿,没成想她就跑了。不过守门的说,明天她还要来。”
  
  老夫人一听,顿了顿道:“明日你亲自去瞧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允之如此着迷。”
  
  嬷嬷再点头,过去扶着她慢慢向外走,“家室似乎不太好,听说是个渔家女,跟着她师父长大的,身边没有女性长辈教导,行事难免出错。”
  
  老夫人哼了一声,对于这个掌管画舫的女子,她看了很多曹青的信报,那可不仅仅是家室不好,是风评不好……身为女子,嫁了两次人就不说了,竟然还被冠上了什么“美人镰刀”的称号,把她们县里出身高贵的公子缠了个遍,好人家的女子会这样?
  
  她宝贝外孙眼光向来很高,这次怎么会就栽在这样的女子手里呢?
  
  能让允之如此在意,长相定然不差。不过若是品行不好,就算她是个天仙,也别想进她将军府的大门。原本想着不过是个妾,她松松口让她嫁进来就算了,现在看来这个口不能轻易开。
  
  廖府别业里,阿梵只身前去将军府后,石红就一直处于深深的忧虑中,她敢肯定老夫人一定会撅舫主的面子的。至于会撅成什么样,就看老夫人的心情了。
  
  石红抱着肩膀在屋内走来走去,有些后悔没跟着前去,若是舫主真受了委屈,主子那边也是不好交代的。她心里正烦着,就听到了开门声。
  
  “是要下雪了吗?干冷干冷的。”阿梵进来后不停地搓着手,马上带上了门。
  
  她见屋内两人突然凑在她身边,担忧地上下打量着她,突然就笑了:“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将军府是龙潭虎穴?还能把我吃了?”
  
  石红担心道:“怎么如此快?是不是没进去门?”
  
  “是。所以不要你们跟去啊,去也是站在门外干吃冷风。”阿梵表情平静地点头,向容秀道:“明日要给我多加件衣服,将军府那巷子里风又大又冷。”
  
  容秀瘪着嘴道:“是不是被人家奚落了?这高门大户就是如此,势利眼。”
  
  阿梵笑了笑并不在意,现在老夫人还不知道她的来意,若是知道她心里打的主意,闹不好要动手呢!
  
  不过她图的是人家唯一的外孙,要把这将军府的继承人给拐走,放在谁身上都是难以接受的,遭点罪若是能得个夫婿,她还占便宜了呢。
  
  第二日,阿梵收拾妥当,又提着东西去了将军府。
  
  还是昨日那个军士,接了她的名帖后,暗地里瞥了她一眼,很快进去通报了。
  
  今日倒是个难得的晴天,树上落下的枯叶在风中打着旋,迟迟不见军士出来,倒是在门前见到个穿着体面的嬷嬷正在一旁窥视她。
  
  阿梵目光追逐落叶,将鬓边飘着的发丝理好,大大方方地站着任她看。
  
  她今日依旧是鸦青色的裙衫,素淡着一张脸,长发半披半挽,婷婷地在门外的台阶上站着。风大,她衣衫招展,身形瞧上去十分纤细,让人担心风再大些都能把她吹跑了。
  
  嬷嬷从头看到脚,连她腰间垂挂着的玉佩都没放过,怎么跟想象的不一样呢?
  
  不是说从事画舫娱乐业的,怎么没有半点风尘气?
  
  也看不到半点烟视媚行的样子,若说长得特别美,似乎也谈不上,笑起来倒是挺好看的,乖乖巧巧很合老人家的眼缘。
  
  皮肤是真的好啊,白白嫩嫩的犹如羊脂白玉啊!都说碧云县那地方依山傍水的很养人,看看那双眼睛水汪汪的,不说话却也含着三分情意,还有这周身的气质……清透干净,说明教养她的人也应该不差。
  
  看过了阿梵,倒是勾起了嬷嬷对碧云县的向往,那是什么地方啊,连这种平头百姓家的闺女都出落的如此之好,看看那挽着东西的手,藏在袖中偶尔能得一窥,便觉得指头跟葱白一般。
  
  啧啧!怪不得能让府里的公子动心啊,确实有让人凝目欣赏的地方。
  
  嬷嬷看够了,转头回府里向老夫人汇报去了。
  
  这个时辰,老夫人已经从祠堂念完经出来了,丫头正服侍着用热帕子擦了手,端来燕窝正慢慢地喝着。
  
  “看完了?”老夫人用帕子沾了沾嘴问。
  
  “是!奴婢还真没瞧出什么来。那姑娘长得倒是挺端正,身段也好,往哪儿一站挺乖巧的。”嬷嬷心里叹了口气想,她这也算是实话实说,她总不能把公子放在心尖上的人往死里贬低吧,那不等于说公子眼光差嘛!
  
  “哼!她这每次来的时辰倒是都拿捏的挺好,每次都是瞅准了我歇着的时候来。怕是得了什么人的指点吧!”老夫人眼睛一翻,杯子用力往桌子上一顿,警告道:“她过来的事,谁也不准跟允之说,谁若是嘴不消停,立马送到乡下庄子上挑粪去!”
  
  “是!”底下人知道老夫人的脾气,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少说话吧!毕竟那姑娘可是冲着老夫人的心头肉来的。
  
  老夫人见嬷嬷说了那几句就没话了,有点着急地问:“不是个狐媚子?没点本事是怎么糊弄住允之的?”
  
  嬷嬷笑了笑,安慰道:“您还不了解公子吗?他是随便谁都能糊弄的了的?京城里那么多小姐上赶着示好,这么多年公子对哪个特别了?一个都没有啊!”
  
  老夫人不服气道:“好人家的女孩他见多了,或许就习惯了,这外头的那套他可是瞧着新鲜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