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春来枕星河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人用了苦肉计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人用了苦肉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雨又急又冷,油纸伞只能遮住上半身,裙摆和绣鞋根本就遮不住。雨水在地上汇成一条条的小溪,经过梧桐树向着地势低洼的地方流去。
  
  容秀是真得有些气,她其实早就来了,还没下雨之前就过来了,不过昨天夜里夫人特意交代过她,明日不管下多大的雨,都不准她过去去送伞。
  
  就这么被雨浇着,那不是大傻子吗?这开始冬天啊!她恨恨地瞥了眼将军府门上的匾额,心想这高门大户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个男人,碧云县还找不到个好男人了?
  
  石红在一旁帮阿梵撑着伞,容秀用帕子帮她擦了擦脸。她此刻十分的狼狈,脸色惨白浑身的衣衫全部湿透了,嘴唇冻得乌青,眼睛却分外明亮。
  
  容秀没好气地给她披了件斗篷,指责道:“夫人你这什么心态?你还笑得出来?这一场雨下来,看你明天还起不起得来床!”
  
  阿梵是真得冷,她苍白的指头用力攥着披风的边缘,呼了口气道:“没想到京城这么冷!呼吸……还能看到白气呢。”要是放在碧云县,起码要冬至以后才会如此冷。
  
  她睫毛上挂着水珠,眼神清明,身上虽狼狈,脸上没有半分沮丧,“好了,伞给我,你俩快回去吧!被里面的人瞧见,该说我矫情惺惺作态了,你今天的苦就白受了。”
  
  容秀横她一眼,突然拔高声音道:“你还打算继续站下去?走啦!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们,犯得着热脸去贴冷屁股吗?回到咱们小县城,求娶你的男人能从黉门巷的巷口排到巷尾!”
  
  石红也嗫嚅着道:“夫人,我们先回去再商量商量,您这样打动不了老夫人的。”能做将军府的夫人,可不会轻易心软,老夫人根本就不吃这套。
  
  阿梵细白的指头将鬓边的头发勾到耳后,摇了摇头道:“你俩先回去,让管事把地龙烧着,给我煮点姜汤再烧上热水。我心里有成算的,快去!”
  
  她接过容秀手里的伞,向两人摆了摆手,看着她们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真冷啊!鞋子湿透了,雨水贴着皮肤,像是把脚丫都泡胀了。她把重心换到另一只脚上,擎着伞,楚楚地静立在雨中。
  
  将军府出出进进的人,总要偷偷看她两眼。
  
  雨整整下了一日,到了傍晚终于小了些。掌灯时,老夫人吃过晚饭正逗弄笼子里的鹦鹉,想起来什么,问旁边的嬷嬷:“允之的药吃了吗?听曹青说,他今日都没吃东西,是哪又不舒服了?”
  
  嬷嬷道:“药送去了两次,公子一直在书房里没出来过,只让放着,也没说不吃。”
  
  至于哪里不舒服,那肯定是心里不舒服,心爱的女人在外面遭罪,他此刻还能待在府里,都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
  
  老夫人哼了一声,“人还在门外呢?”
  
  “是。一直都在,中途她的侍女给送了伞,又被她打发走了。”嬷嬷道。
  
  “她爱站,就让她站吧!府里今日早点关门,熄灯睡觉。”老夫人修剪了花枝,又在灯下逗弄了一会儿猫,净手净面泡个脚,便准备睡了。
  
  躺在床上,老夫人听着更漏声一直睡不着,想到下人说允之一日都没服药,饭也不吃,到底还是坐了起来,叹了口气。
  
  侍女挑灯过来,帮她穿戴好,打着伞往公子住的园子里走。
  
  几个人走过抄手游廊,转过假山,便看到石桥上站着个人。这风大雨大的,他只穿了件中衣,手里一把伞就那么静静地站着。老夫人眼神好着呢,一眼就瞅出来了这是她的宝贝孙子。
  
  “不吃药不吃饭,大半夜的在这里吃风?”老夫妇口气难得严厉地道。
  
  陶君然走下石桥,地上湿滑他上去扶住外祖母,默了默道:“孙儿心里难过,吃不下也睡不着。”
  
  他虽然打着伞,衣衫还是被雨打湿了,想来是在这桥上站了许久。
  
  “有何难过的?不过就是让她在外面站了站?改天要过你堂姐表姐们的考验时,可就没有如此温柔的了!”老夫人眼神落在他的胳膊上,埋怨道:“你这么糟蹋自己,这是在跟我置气?就为了门外那个女人?”
  
  “孙儿不敢。只是想到她一个人站在雨里,我便没办法做任何事。并非置气,只是无措,站在此处跟她一起吹风淋雨,心里要平静很多。”
  
  老夫人摇了摇头,狠狠地在他手臂上捏了捏,“看看你这样子,堂堂将军府的公子,真是争气!”
  
  府门外,阿梵腿已经站得没知觉了,就像不是自己的一般。她肩头扛着伞,盯着大门下被风吹得直晃悠的红灯笼。
  
  她暗暗盘算着若是不吃东西,还能撑多久,应该捱不到明日晌午了。
  
  她已经把府门前的台阶来来回回数了很多遍,有点儿事情做能分散心神,要不腿真是受不了。她动了动脚趾,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人也格外困乏,她几次都差点把伞给掉了,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的。
  
  她昏昏沉沉的,以至于根本没留意到大门什么时候开的,里面走出个嬷嬷,就是白日里偷看她的那个。
  
  嬷嬷撑着伞走到她身边,瞧着她那样子啧啧了两声道:“姑娘,别在这儿站着了,快回去吧!”
  
  阿梵此刻是全凭着毅力死撑,她是要来求娶允之的,就这么点儿小小的阻碍,可不能退缩,想想娶到了他,就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了,日后就不用担心孤零零的一个了。
  
  “我……想要求见将军府的老夫人。真心实意地相见,这是……我的见面礼。”她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身子一软,晃悠了一下栽在了嬷嬷怀里。
  
  “姑娘!你快醒醒啊!”
  
  阿梵有些虚弱,她将大半的重量放在了扶着她的丫头身上,摇了摇头道:“别慌!我没事!我还再站几个时辰的。”
  
  还几个时辰呢……她是没见到公子那脸色那表情,多站一会儿就像是在剜他的心。
  
  算了!不就是入府做了个妾吗?老夫人都松口了,她不过就是过来传个话。
  
  “姑娘,你先回去,养好身体。三日之后我们老夫人请你过府一叙。”
  
  阿梵点点头,嘴角噙着笑,冲着嬷嬷福了福道:“好,三日后我一定到,就先别过了。”
  
  她踉跄着转身便走,引得嬷嬷在后面急着道:“你、你还打算走回去?且慢且慢,让府里的车送你。”
  
  这要是晕倒在路上,那公子非跑出府去不可。
  
  将军府门外小小的混乱了一阵,阿梵也没推辞,她怎么爬上了车,又怎么回到的廖家别业自己都记不清了。
  
  屋子内,容秀和石红分工明确,一人忙着端姜汤帮阿梵换衣服,一人去准备洗澡水。
  
  “你说说你,好日子不过,上赶着来让人家磋磨!”
  
  摸了摸她滚烫的额头,容秀真是想不通,不就是个男人嘛!女人要识时务,要认清现实才能过得幸福啊!这不是夫人当日给她讲的道理吗?她自己怎么还捋不清了呢?
  
  她当日也想嫁高门大户,结果怎么样呢,还不是看上了老实巴交的厨子冯琦。
  
  容秀的声音在耳边嗡嗡的,她鼻子有些堵呼吸不畅,喝了一碗姜汤红糖水下去,还是觉得冷。
  
  她裹着被子看着石红提了一大桶水进来,热水倒进浴桶里,腾起氤氲水汽。
  
  “夫人,水好了。”石红将屏风放好,换洗衣物放在一旁,跟容秀两人退出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